<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遴選要是選不上怎么辦?
    2022/6/8 8:26:09  點擊率[22]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司法制度
      【出處】微信公眾號:劉哲說法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員額遴選;人才流動
      【全文】

        現在上下級的員額遴選開始動起來了。
       
        但是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擺在面前,讓人猶豫不決,那就是如果選不上怎么辦?
       
        現在的遴選通道仍然不十分順暢,往往是好幾年突然有一個機會,這樣一來報的人就會比較多,就很容易發生“擁堵”“踩踏”的情形出現。
       
        也就是說能夠選上的幾率并不大。
       
        雖然自認為十分優秀的人也會心里犯嘀咕,也不知道這個遴選程序到底公正到什么程度,有哪些人是已經受到“邀請”的,而自己卻渾然不覺當了分母。
       
        而如果不試一下永遠也不知道結果,對吧?
       
        而且即使有不公正的可能,也不能說所有都是不公正的,或者不公正是主流的,否則就無法正常運轉了吧?
       
        想干事兒的領導,還是想要一下能干活兒的人,這是一個規律。
       
        而問題又回來了,如果萬一報了遴選沒考上呢?
       
        這可不是同事貽笑大方那么簡單,肯定會給領導留下一種不踏實的心理,本來在本院也十分稀缺的發展機會,更是沒自己的事了。
       
        而且極端的非常明確的會進行勸阻,而且不聽勸阻依然報考的人,在落榜時就可能被調離核心崗位。
       
        這是給其他人看的,畢竟能干的都走了,基本院也受不了。
       
        這也是很多基層院給上級院提意見比較強烈的一點,他們說基層培養一個人多不容易啊,你們不能把好的都遴選走了,總要給下面留點人吧。
       
        這個意見,也是這幾年遴選通道愈加不暢的原因之一。
       
        這或明或暗的落選風險,讓報名遴選的人禁不住要緊張起來。
       
        能否保證一次成功,能否敢于承受落選的風險。
       
        不得不說,不管怎么避免,落選多多少少都是有些風險的。
       
        老是報遴選,和什么遴選都不報,只是扎根本院干工作的人,你如果是基層院的領導你會用哪一個?
       
        當然是后者啊,因為他們比較踏實啊,他們能夠讓你的投入不會付之東流啊。
       
        這也是基層管理者的風險意識。
       
        如果把發展機會和資源都投到那些注定不愿久留,就等于這些機會和資源都被浪費了,沒有任何收益可言。
       
        其實遴選到上級單位,對本單位并不是沒有意義的,但很多管理者不愿意考慮這么長遠,他們更多的還是在意眼前,在意在自己的任內能否盡快的取得司法業績。
       
        而這個司法業績最直接的就是依靠這些司法骨干,而這些骨干又是容易被上級遴選走的人。
       
        因此,所謂的落選風險,本質上是人才爭奪所付出的代價。
       
        不讓落選的人付出一些代價,就會變相鼓勵遴選,從而讓人才流失越發加劇。
       
        而干任何事業都需要人才,人才沒有了事業就沒有了,而對管理者來說這個事業沒有了,自己的前途也就沒有了。
       
        因此,如果不能直接限制遴選的話,也會讓落選者付出代價,才能最大的限度限制本院的人才流失。
       
        但其實本院的人才流失就是整個司法系統的人才流動。
       
        當一個司法單位限制自己的人才流失的時候,就是在限制整個司法系統的人才流動。
       
        也許在他那一點是合理的,但對全局來說可能是有害的。
       
        即使我們達成了某種共識,對限制人才流動持否定的態度。
       
        有些上級院還強令下級院不得阻攔,但更多的上級院還是把人才流動權拱手讓給下級院,比如讓下級院自己決定是否允許報名,比如讓基層院拿出報名的審核意見。
       
        如果基層院自己愿意讓報名,那自然是沒問題,如果不讓報名,那就報不了了。
       
        如果直接決定不讓報了,那也就簡單了,但相當多的基層院并不愿意公然的違抗上級,因此在報名程序上一般也就是在服務期年限上卡一下,其他也就不再限制了。
       
        明文的不限制,但是對于落榜者的邊緣化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體現的。
       
        這就讓打算報遴選的人,比如要自己權衡一下,如果覺得自己希望不大的話,那就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只會讓自己難受。
       
        這種難受不是明確的依據政策,但非常具體而明確,它就是想讓你明白自己要付出的代價。
       
        而面對這種代價,年輕人應該做何選擇。
       
        我當時報遴選的時候,也要領導同意的。
       
        我跟領導說,有一個市院公訴的報名,我要不要試一下?
       
        我沒說一定能成,因為之前也基本沒有成功的,所以才說試一下。
       
        領導也知道這種情況,而且他也一點不覺得我能成,于是就說:那就試試唄,考不上也沒啥,就當鍛煉了。
       
        結果還真考上了,這也有點出乎領導的意外。
       
        如果他覺得我真能考上的話,可能就不這么痛快了。
       
        而自從我考上之后,很多人也仿效我,落選考了各種遴選。
       
        后來那幾年據說遴選的報名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面對不聽話的人,態度就不一樣了,就不會那么開明的讓你試一試,如果沒考上還當作鍛煉。
       
        遴選幾率提高,讓基層院感受到人才流失的速度,它必須讓這個速度降下來,因此它表明一個態度。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大家才更加猶豫。
       
        這個時候應該怎么辦?
       
        我覺得其實沒有一定之規,你到底是否要遴選,或者遴選到哪里去,以及何時遴選是需要具體判斷的。
       
        遴選的必要性,取決于你在本單位的發展機會怎么樣?
       
        如果你真是懷才不遇,也就是你真的是才,而真的在本院怎么也找不到發展機會的話,那你就沒有什么可猶豫的。
       
        即使遴選不上可能要付出代價,但是遴選至少還可以搏一下,如果成功的話將極大的改善你的發展走向。
       
        本來就不舒適的環境,跳出來沒有什么可惜。
       
        即使一時沒有跳出來,而落選可能會一定程度的邊緣化,也是值得的。
       
        因為即使你不走,環境也不會有太多的改善,此時的冒險是值得的。
       
        但是如果你不是才,雖然你本單位沒有找到發展機會,那也不能算是不公平待遇。
       
        而此時你的能力沒有達到遴選的條件,那你也沒有必要冒這個險,因為你就根本考不上。
       
        但是有這種自知之明還是非常有限的。
       
        更多的人,有一點才華,也得到一些發展機會,應該說單位也是對得起你的,但你的期望可能更高,想到更高的平臺上去發展。
       
        人往高處走,這本身沒有什么錯,雖然人的能力差一點,也沒有什么,誰又天生厲害呢?
       
        闖一闖總是好的。
       
        但這種人鼓勵是最多的,往往是魚和熊掌都想要。
       
        遴選上肯定是想去的,但他絲毫不想承擔落選的風險,他非常害怕影響他當下的發展機會。
       
        但這個事沒有人可以給打保票。
       
        既沒有人跟你說,你考吧一定能成。
       
        也沒有人跟你說,你考吧,考不上回來一定沒事。
       
        當然也沒有人有能力給你算出概率到底有多大。
       
        甚至也沒有人給你保證,就算你考上了,你以后的發展就一定是康莊大道么?
       
        對于這個判斷,我認為首先提升自己的理性自我評估能力。
       
        只要能夠判斷自己確實是一個人才,而現有的框架根本不能滿足的發展需要,而遴選成功的概率超過50%的話,就值得一試,否則要后悔。
       
        而落選后的邊緣化,也不是絕對的,如果你真是優秀到不可替代,這種邊緣化也是很難做到的。
       
        而且你沒有得到公平發展機會的問題,即使遴選后又落選了,也是值得管理者同情的,這樣再搞邊緣化也就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樣一來落選的風險也就是降低了。
       
        所以作為自身不利處境的問題,也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得到一些改變的。
       
        在風險逐漸固化的時候,也就是怎么著都注定有風險的,那么動一動看看有沒有新的機會,其實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正所謂人挪活樹挪死吧。
       
        但是如果在基層院也有很大的上升空間,也就沒有必要一定要改變環境了,因為改變了的環境未必會更有益。
       
        說白了,人的發展中,環境是占了很大的因素。
       
        但這個環境因素絕不僅僅是更加高大上,而是看是否有公開競爭、公平競爭的環境,只要哪里有這樣的環境,就是可以值得追尋的,不必一定非遴選不可。
       
        但是如果身邊不是這樣的環境,那就可以放手去尋找這樣的環境,讓自己為自己開創新的發展空間。

      【作者簡介】
      劉哲,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三級高級檢察官。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相關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