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只要提供了刷臉轉賬服務,就定掩隱罪而非幫信罪?
    2022/6/13 16:32:31  點擊率[130]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刑法學
      【出處】微信公眾號:金融犯罪辯護日記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幫信罪;掩隱罪;司法解釋
      【全文】

        2022版《關于“斷卡”行動中有關法律適用問題的會議紀要》發布后,對于其第五條關于掩隱罪和幫信罪的區分問題,有人認為,如果僅僅是出租出售信用卡,就只是幫信罪,如果還提供了轉賬服務,就是掩隱罪。
       
        這是一種非常錯誤的理解,是對罪名的構成要件的誤讀和理解不清。
       
        2022年《關于“斷卡”行動中有關法律適用問題的會議紀要》發布,旨在對一些司法實踐中關于兩卡類犯罪案件的法律適用問題進一步釋明,但是,新的司法文件提出的新的觀點,總會在解決一些問題的同時,引發新的問題和爭議。
       
        比如該紀要的第五條,談到了當前司法實務中的一個重要問題。即如何正確區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與詐騙罪的界限。但實際上,此處所言的詐騙罪,亦可以理解為各類上游犯罪,比如開設賭場罪,賭博罪,非法經營罪等等。
       
        相關誤解:
       
        第五條中提出一個重要觀點,即“行為人向他人出租、出售信用卡后,在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情況下,又代為轉賬、套現、取現等,或者為配合他人轉賬、套現、取現而提供刷臉等驗證服務的,可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論處。”
       
        實際上,該觀點并沒有對掩隱罪進行任何形式的延伸,僅僅是對該罪名目前司法定性的重申和強調,僅僅是突出或者例舉了信用卡出租出售的場景。但是有觀點卻將其誤讀為“只要有刷臉、轉賬的信用卡出租出售者,就應該構成掩隱罪,如果僅僅是指出租出售了信用卡或者銀行卡,沒有其他的轉賬套現刷臉等行為,就屬于相對更輕的幫信罪。
       
        這種觀點之所以錯誤,是對該條文理解不透徹,該條文的核心主旨,是強調正確區分幫信罪和掩隱罪,并沒有提供新的判斷方法,比如在談到認定掩隱罪問題時,第一句就是”行為人向他人出租、出售信用卡后,在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情況下“,該句實際是指,即便行為人初始不明知情況下出租、出售信用卡,之后明知是犯罪所得或者收益,幫助進行轉賬、刷臉等”支付結算“行為,就應該定性為掩隱罪。
       
        之所以如此強調,是因為該《會議紀要》的第四條提到了幫信罪”支付結算“行為的定義,該第四條中,提到”行為人出租、出售的信用卡被用于接收電信網絡詐騙資金,但行為人未實施代為轉賬、套現、取現等行為,或者未實施為配合他人轉賬、套現、取現而提供刷臉等驗證服務的,不宜認定為《解釋》第十二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支付結算”行為。“
       
        但是,為了防止有人認為只要提供了這種”支付結算“行為就一定是幫信罪,第五條就強調,如果”在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情況下“,開展這種支付結算行為,就不能定性為幫信罪,而是定掩隱罪。如此定性,才符合掩隱罪的兩大核心特點,即”明知“和”犯罪所得及其收益“。
       
        也就是說,第五條對于掩隱罪強調的,并不是相關的支付結算行為(套現、轉賬、刷臉等),而是重申掩隱罪本身的犯罪構成要件,即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收益。并不是說,僅僅出租出售信用卡就只構成幫信罪,如果明知是他人為轉移犯罪所得及其收益,依然提供出租出售或者出借信用卡的,依然構成掩隱罪。
       
        而如果是僅僅知道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出售出租信用卡,構成幫信罪,這種幫助他人實施網絡犯罪活動的行為,一般歸類為幫信罪中的提供其他幫助,比如提供犯罪工具。
       
        而如果不僅僅出租出借,還提供了相關支付結算服務,在知道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的情況下,就應該參照《會議紀要》第四條,也屬于幫信罪,但是就屬于提供支付結算幫助的幫信罪。
       
        因此,對于2022版《會議紀要》的理解,本身并不是難事,但是由于第四條對于幫信罪中的支付結算幫助行為進行了進一步的定義,第五條為了做出呼應,同時準確區分罪名,從行為方式角度對罪名問題進行了一種”重申“,這種重申在一定意義上沒有新意,只是為預防誤解。

      【作者簡介】
      曾杰律師,金融犯罪辯護律師,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非法集資案件辯護與研究中心主任。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