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做一個善良而幸福的人——湖南大學法學院2022屆畢業生學位授予儀式院長致辭
    2022/6/21 9:38:22  點擊率[132]  評論[0]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法律教育
      【出處】湖南大學法學院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湖南大學法學院;2022屆;畢業典禮;院長致辭
      【全文】

        一年一度的畢業季,在學位授予儀式中,每個高校法學院的院長們都要發表一通熱情洋溢的致辭。在我看來,如此之類的激揚文字類似于一場盛大的院長們之間具有征服性的“華山論劍”與“華山論道”。人存在于世俗生活之中,今天,在這樣一個場合,作為湖南大學法學院院長的我,也脫不了這樣的“俗套”,因為這是議程中不可或缺的常規動作。然而,除此之外,我還想表達的是,林林總總、千姿百態的院長致辭傳遞的信號不僅僅是一種禮儀,而更是一種風格、文化、精神、布道與對學生們的戀戀不舍。此時此刻,我并不想過多地談人生理想,因為理想畢竟是抽象、飄渺的。我想和大家交心的主題是做一個善良而幸福的人。
       
        為了接近主題,我還是先從法律是什么進行切入。法律是科學嗎?當我提出這一質疑時,我想一定會有許多人并不以為然,或者會認為,這一疑問是非常幼稚與愚蠢的。法律作為我們立身安命的事業,法律的科學性結論已在我們的心中根深蒂固,難以撼動。平心而論,當我剛剛踏進法學之門,還是一只小菜鳥的時候,我堅定地、不假思索地捍衛法律的科學性。如果有人認為,法律并不屬于科學的范疇,那不就是在奪我的“飯碗”,我肯定會和他急。對于分歧,伏爾泰認為:盡管我不同意你的主張,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我想,這一見解同樣適用于我。
       
        法律的大廈是由一個個規范性的命題所構成的復雜系統。為了確保這個系統的嚴謹性、一致性與合理性,法律必須講究邏輯。如果我們對于這一觀點并沒有什么歧義,那么在我們為法律貼上科學的標簽時,就必須先解決什么是科學的前置性問題。日常中,科學是一個司空見慣的詞匯,但是在語言與邏輯的世界中,越是簡單的事情,往往越是復雜,因為它體現的是一種“我不問你時,你都知道,但當我問你時,你卻不知道”的尷尬。科學在于求真,而作為假對立面的“真”應是能夠被證偽與證實的。在數學中,我們不會懷疑“1+1=2”,這是因為“1+1=2”是真的,是科學的。在法學中,“1+1”等幾呢?這是一個因人而異的“市場假象”問題。
       
        法學或法律學中,并不存在“1+1=2”的命題。也正因為語言、語義自身的模糊不定,一個簡單的案件有時要經過一個“一審→二審→再審”的循環往復的艱苦歷程。在法律正義之旅中,并沒有什么絕對的精致或拙劣、對或錯之分,而只存在解釋、立場、博弈、妥協、平衡、取舍之分。也正因為這樣,拉德布魯赫曾言:面對法律,法學家的任務有三:解釋、構造、體系。尼采也曾言:沒有真理,只有解釋。雖然我們認為在成文法系的國家中,一個民族的法官,只不過是宣布法律字詞的喉舌,是沒有生命的人,他們既不能改變法律的效力,也不能修正其嚴格性。盡管雷同的話語很是煽情,但是這并不是真相。
       
        人是萬物的尺度。對于同一個字、同一個詞、同一條法律規范、同樣的法律事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讀,因為語言賦予了主體解釋的權力。實際情況是,當法律文本所有的工序完成之時,立法者即被宣告“死亡”。立法只是描繪出了一個宏大的藍圖,而至于這個藍圖究竟以什么形式、什么內容表現及最后的法律是什么最終由掌握有最終解釋權的人說了算。因此,解釋即權力,解釋的過程即法律被再次創制的過程。也正因為解釋無處不在,在現實中,常發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案例,如村民使用爆竹炸了幾條小魚,就涉嫌非法捕撈水產品罪、天津大媽擺個氣槍攤涉嫌非法持有槍支罪、知假買假者不是消費者、口袋性的尋釁滋事罪更是不勝枚舉。如果法律是真正科學的,那么法律的正義產品就絕不存在同案不同判及泛刑現象的存在等。事實是,法律和科學沒有半毛錢的關系,而這也是法律崇尚權威與信仰的原因所在。
       
        說法律不是科學并非我的真實意圖,因為我畢竟也要以法律為業,靠法律謀生。作為一種社會現象,法律并非一種孤立的存在,其和政治學、經濟學、管理學等存在千絲萬縷的關系。雖然法律思想紛繁復雜,但是不同流派的學說都只是從自己認為的角度揭開了法律和什么相關的“冰山一角”,如自然法學派告訴我們,要從法應該是什么的角度來看待法律。實證法學派從法律職業共同體利益的角度來維護法律的權威與正當性。歷史法學派告誡人們要從本土文化的角度來理解法律。霍姆斯曾言:理性地研究法律,當前的主宰者或許還是白紙黑字的研究者,但是未來屬于統計學和經濟學的研究者。對法律人而言,這并非杞人憂天。大數據時代,量化一切、讓數據發聲、數據永恒、數據記憶已改變了我們對正義的理解。大數據統領之下,我們將不是因為做了什么而要遭受懲罰,而可能是因為要做什么而遭受懲罰。
       
        多年前,美國科幻片《少數派報告》就展現了這一擔憂。美國大法官布蘭代茲曾言:一個沒有研究過經濟學和社會學的法律人極有可能成為人民的公敵。這話也并非駭人聽聞,放眼我們腳下的這個世界,這一現象正在悄然發生。如果法律人只關心如何將“蛋糕分得均勻些”而不考慮如何將“蛋糕做大”,請問我們能餓著肚子去侈談正義,能去和沒有面包吃的人論平等、自由與公平嗎?如果一個案件的處理不顧及社會效應,這是我們期望的正義嗎?客觀地看,書本上的正義是飽滿、溫情、充實的,但現實中的正義卻顯得干癟、骨感與孱弱。歸根結底,正義是一個平民性、經濟性的妥協概念。
       
        在課堂宣講中,我們說正義是法律之本,我們深受其激勵與鼓舞,但是我要說的是,法律正義說只是一種溫情脈脈的情感渲染。事實上,正義是隸屬于理性的倫理學概念,它和善惡密切相關。時至今天,人類的文明不僅僅體現為技術、物質、藝術等方式,而更包括倫理成分。缺乏倫理的“文明”就像一個沒有靈魂和沒有良心的活物一樣。法律正義必須為良心所主宰。法律必須是社會良好風尚的價值引領。法律正義是關于善惡的藝術。凡是善的,必定是法律應該力推與保護的。凡是惡的,必定應是法律所要禁止與絕不姑息的。凡是背于正當、公平、悖于大眾情感的,都應是法律所不許的。
       
        法律是對長期沉淀的社會經驗的總結,凡是違背常識的,也必定是法律所不尚的。我要強調的是:在你們今后的人生法律路之中,無論你所要處理的案件多么復雜,只要你的結果背于善惡、逆于常識、背于大多數人的經驗認同,那么你就有必要對你的判斷進行審視、檢討與反思。善惡觀是檢驗法律正義最有效的標尺。因此,請大家不要過于信奉你在課堂上所看到、聽到、感覺到的東西,作為法律人,在為或不為及怎么為時,請多多地摸一下我們的良知(假若摸得到的話)。人生一世,我們并不能保證我們時時刻刻都能做一個善良、有底線的人,但是我們必須盡力去做一個善良、有底線、有溫度的人。
       
        人是被拋入這個世界的。本質上,無論富貴或貧賤,人命中注定是一個悲劇性的存在,因為我們都是向死而生。自人哭著來到世間的那一瞬間,我們就注定要一步步地走向我們的終點。正因為這樣,為了不枉度一生,在這個生的歷程中,無論艱難困苦,我們都必須永不言棄、堅忍不拔地去為自己的生命注入意義。根據馬斯洛的層次需求說,人存在的最高層次是實現自我。這表明,人活著,就要去找到自己的存在,一定要知道我應該是誰、我是誰,千萬不能將自己弄掉了。打拼的過程,就是一個挖掘、尋覓、認知自己的過程。我特別比較欣賞叔本華說過的一句話:幸福不過是欲望的暫時停止。我們就像那田野上的羔羊,在屠夫的注視下恣意地歡愉。必須承認,財富、地位影響幸福與幸福指數,但是其并不必然決定幸福與幸福的高低。幸福沒有等級之分。能做到人格堅實,能“我思故我在”,就一定能找到自己,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生命的快樂與痛苦。我想,這樣的人,也一定是一個活得灑脫、活得通透的幸福之人。
       
        我們大家都是基于幸福選擇了湖南大學與法學院。選擇是一種自由與肯定,但更是一種責任與擔當。真誠地感謝大家選擇了湖南大學法學院,因為是你們的選擇讓我們結下了今生的師生之緣。人生漫漫,無論際遇如何,我們都應盡可能地去做一個善良而有溫情的人。
       
        人生不易!事雖難,路雖長,但是只要我們我們砥礪前行,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就沒有比人更高的山峰。祝各位同學前程似錦,不負韶華,生活美滿、快樂、幸福!
       
        謝謝大家的傾聽!

      【作者簡介】
      黎四奇教授,湖南大學法學院院長。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