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關于“人大協商民主”之探
    2022/6/24 15:45:55  點擊率[1587]  評論[2]
    【法寶引證碼】
      【學科類別】憲法學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2年
      【中文關鍵字】人大;協商民主;探析
      【全文】

        一、關于“人大協商民主”之基本涵義
       
        早在中共中央十八大首次明確提出“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和十八屆三中全會進一步明確闡釋“要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這一重大創新理論之后, 中共中央又通過專門印發《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不僅明確了“人大協商”的特點和實際需要,而且還合理確定了“人大協商”的內容、方式暨工作重點。
       
        例如,《意見》明確提出,作為國家政權組織形式,人大制度不僅體現了我國“一切權力屬于人民”的社會主義民主實質,更是人民當家作主的重要途徑和最高實現形式。
       
        由于人民性是人大制度的鮮明特征,因而堅持人民性,發展更加廣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即決定了人大工作要進一步發展包括協商民主在內的民主;而人大制度和運行機制中的代議制、票決制、民主集中制特征,也必然要求人大工作中要運用好協商民主,通過發揮人大協商民主的獨特優勢,切實彰顯人大制度的巨大優勢。
       
        由此可見,“人大協商民主”,應該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一個相當重要的組成部分。
       
        而從“人大協商民主”的表現形式來看,其主要體現在立法、監督、重大事項決定、人事任免,以及人大代表選舉等方面。
       
        既然,我們知道,“人大制度中的社會領域協商民主”可簡稱為“人大協商民主”,那么,對于何為“人大協商民主”這個問題,即應從基于人大制度的社會領域協商民主的主要內涵方面予以闡明。
       
        而其主要內涵的具體表現,即在于各級人大及其常委會通過依法履行其監督權、決定權、選舉(任免)權這三權(除此之外,省以上或省會城市、國務院批準的較大的市、民族自治州和縣,以及新立法法出臺后設區的市的人大及其常委會,還要通過依法履行其立法權),就經濟政治社會發展的重大問題和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廣泛協商,廣納群言、廣集民智,增進共識、增強合力。
       
        其中,尤為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國基于人大制度的社會領域協商民主的主要內涵是以選舉民主為主的,因而其本質上涉及的,即是人大制度中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的關系的處理等相關重要的問題。
       
        說到這里,即還有必要對上面已提到的“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這個專用詞作一簡要探析——
       
        應該知道,協商民主的基本含義是指協商主體通過自由平等的公共協商參與決策。而我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內涵,則應主要體現在:通過我國社會主義的國家政權機關、政協組織、黨派團體等渠道,就我國社會主義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問題和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廣泛協商,廣納群言、廣集民智,增進共識、增強合力。
       
        早在2014年9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政協成立65周年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時,既著眼于源遠流長的中華優秀政治文化,又著眼于我國革命、建設、改革的實踐和創造,對“協商民主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中獨特的、獨有的、獨到的民主形式”的這一深刻闡述,則可謂是全面揭示了中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豐富內涵,從而為我們更好地從廣泛多層制度化方面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獨特優勢提供了基本遵循。
       
        說到此,即亦有必要對上面已提到的“‘人大協商民主’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一說法作個簡析——
       
        雖然,“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從其狹義上來說,應是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我國的一種民主決策方式(也就是說,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我國公民,通過自由而平等的對話、討論、審議等方式,踴躍參與社會主義國家的公共決策和政治生活)。
       
        然而,從“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廣義來探析,即應指我國公民通過對話、討論、辯論、協商、選舉等過程,而形成的合法決策或治理的權力相互制約的相關政治共同體民主模式制度。
       
        再說通俗一點,即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我國協商民主,應該是“選舉+協商”(即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選舉(票決)民主加上人民政協的政治協商民主)。
       
        而結合我國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的這一國情之實際,其“協商民主”的核心要素,即應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實現的既有助于不同黨派和無黨派的政治共同體的政治民主的實踐,又有利于各民主黨派和公民在與執政黨官員之間就共同相關的政策問題進行面對面地對話與討論的“協商與共識”之共同目標。
       
        而“人大協商民主”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一特質,亦由此而得以充分顯現。
       
        二、關于“人大協商民主”對推進“社會主義政治建設”之重要影響
       
        須知,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十四五規劃和二〇三五遠景目標的建議”,在其“推進社會主義政治建設”一項中,即已明確作出了“發揮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獨特優勢,提高建言資政和凝聚共識水平”這一重要制度安排。
       
        可見,“發揮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獨特優勢,提高建言資政和凝聚共識水平”這一項重要的制度安排,即對“社會主義政治建設”的推進,確實是有著相當重要的影響的。
       
        而前面我們亦已提到,由于“人大協商民主”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因而“人大協商民主”對“社會主義政治建設”的推進,亦同樣是有著重要影響的。
       
        為何這樣說呢?若歸納,可將其重要影響簡述為:
       
        (一)我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實質,即應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通過把社會主義的“協商民主”與“公民參與選舉與被選舉(票決)”結合起來,以此充分體現社會主義公民“有序政治參與”的這一現代民主精神,并以期通過這樣的引導,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的廣大人民群眾和各界人士以理性合法的形式表達其利益訴求、解決其利益矛盾的獨特形式,從而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的公民在“有序政治參與”社會主義民主協商之后,能夠為其積極“推進社會主義政治建設”而起到一定的助推作用。
       
        (二)從“人大協商民主”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重要組成部分的這一內涵中即知,通過社會主義國家政權機關渠道就社會主義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問題和涉及社會主義國家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廣泛協商,就其社會主義國家權力機關及其常設機構而言,即主指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的我國各級人大及其常委會。
       
        而因我國人大制度是人民當家作主的重要制度,而其實現形式之載體,即應是我國各級人大及其常委會。
       
        故此,構成人大制度是人民當家作主重要制度載體和最高實現形式的國家和地方各級權力機關及其常設機構,即應為我國各級人大及其常委會。
       
        可見,“人大協商民主”之要義,即在于通過人大及其常委會的依法履行各項法定職權,不僅要使民主選舉和票決的價值能夠予以充分體現,而且在其體現的同時,還能因此而深深打上民主協商之烙印。也就是說,在人大及其常委會選舉(任免)、立法、監督、決定等重大事項的依法工作中,如果引入了協商民主機理,就既有利擴大公民對人大及其常委會依法履職工作的參與,又有利推進人大及其常委會依法履職工作的公開化、民主化。鑒此,“人大協商民主”確實既有利保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依法管理經濟社會各項事務,又有利在實現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的有機統一前提下“推進社會主義政治建設”。
       
        三、關于積極開展“人大協商民主”之若干重點
       
        (一)深入開展人大立法工作中的協商。即省以上或省會城市、國務院批準的較大的市、民族自治州和縣,以及新立法法出臺后設區的市的人大及其常委會,應通過以下途徑深入開展立法協商:
       
        1.即不僅其制定立法規劃、立法工作計劃,皆要廣泛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而且其應健全法律法規起草協調機制,加強其專門委員會、工作委員會與各相關方面的溝通協商。
       
        2.其應為健全立法論證、聽證、評估機制,而與本級的相關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專家學者一道,積極探索建立與其立法工作相關的重大利益調整論證咨詢機制。
       
        3.拓寬公民有序參與立法途徑,健全法律法規草案公開征求意見和公眾意見采納情況反饋機制。
       
        4.對于法律法規關系較為復雜、意見分歧較大的法律法規草案,即應進行廣泛深入的調研、論證、協商,在各方面基本取得共識基礎上,再依法提請表決。
       
        (二)發揮好人大代表在協商民主中的作用。
       
        1.健全法律法規規章起草征求人大代表意見制度,增加人大代表列席人大常委會會議人數,更好發揮人大代表在立法協商中的作用。
       
        2.為提高代表議案處理和代表建議辦理工作的質量,有關方面要加強與代表的溝通協商,增強代表議案處理和代表建議辦理工作的實效。
       
        3.應通過建立健全代表聯絡機構及其相關網絡平臺,為密切人大代表同人民群眾的聯系創造必要條件。
       
        4.應鼓勵基層人大在履職過程中依法開展協商,探索協商形式,豐富協商內容。
       
        例如,多年前四川省廣漢市探索基層人大代表履職的新實驗,其初始方案,即是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設計,后經廣漢市人大常委會和廣漢市向陽鎮(黨委和人大主席團)通過在實踐中不斷運作和改革而逐漸成型的。其主要創新點,即是在人大代表兼職制的基礎上,強調人大代表在閉會期間的履職作用;其主要目的,即是為人大代表履行法定職責創造必要條件,并建立相對完善的規范制度;其最終目標,即是通過進一步加強基層權力機關建設,使我國人大制度的作用能夠發揮得更為全面和完善。
       
        為此,建議我國有關方面有必要將廣漢市多年前即設計的為市和鄉(鎮)兩級人大代表建立代表工作室、及時公布人大代表基本信息和聯系方式、由人大代表工作室工作人員為來訪選民預約并聯系人大代表服務、在行政村普遍建立市和鄉(鎮)兩級人大代表活動室、在各人大代表工作室設立社會專家志愿者團隊等較為完善的履職制度,結合新時代的新實際、新要求,予以進一步完善和推廣。

      【作者簡介】
      作者翟峰長期在地方人大常委會機關工作,系人大工作及其代表工作的多年踐行者、人大制度及其地方立法的多年探索者。

      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與看法。
      轉載請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網
    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