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孫長永的個人空間

    刑訴法研究以心態觀察世界,避免“自我中心主義”
    發布時間:2020/10/27 10:18:38 作者:孫長永 點擊率[330] 評論[0]
    1. 分享到:

      【出處】中國政法大學國家法律援助研究院

      【中文摘要】2020年10月24-25日,第十四屆尚權刑事辯護論壇暨西南政法大學第六屆刑事司法論壇、第十五屆尚權青年刑事司法論壇在重慶市成功舉辦。本文是西南政法大學孫長永教授在論壇上的總結發言。

      【中文關鍵字】刑事訴訟法;自我中心主義

      【學科類別】刑事訴訟法

      【寫作時間】2020年


        我認為,當前刑事訴訟法學研究要注意三個問題:
       
        第一,用發展的眼光看待中國國情,不宜過度強調現狀。國情肯定是法制發展的基礎,但它不是固定不變的,“大清皇帝統治大清帝國,萬世一系,永永尊戴”曾經是我國的“國情”,但1911年之后,這個“國情”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計劃經濟、人民公社與閉關鎖國曾經是我國的基本國情,現在也發生了重大的改變。為了公平正義,為了人類的自由和尊嚴,沒有什么人間的制度或政策、習慣不可改變。刑事案卷移送制度不可改變嗎?我看未必。日本二戰以前以預審制度為基礎的案件移送制度比我們現在的案卷移送制度還要發達,但1948年就被廢除了,而且至今沒有恢復的跡象。檢察機關批捕逮捕制度不可改變嗎?恐怕也未必,因為世界上很少有國家賦予檢察機關批準逮捕的權力,我們當年檢察制度的“范本”來源國早就廢止了檢察機關批準羈押的制度,改行司法授權和司法審查制度。還有,延續多年的實體真實原則事實上在速裁程序中也已經改變了,將來可能還會繼續發生變化。因此,不要片面地用“國情”來限制法制完善的路徑。
       
        第二,用平等的心態觀察世界,對域外的制度進行更加深入的考察和精細化的研究,避免法律文化中的“自我中心主義”。從比較法的經驗看,美國最高法院近100年的判例中充斥著對大陸法系職權主義訴訟制度的偏見以及對當事人主義和陪審團制度的傲慢,認為大陸法系刑事訴訟仍然是糾問式的(inquisitorial);德國學界也對法官的職權調查、檢察官的客觀義務以及與此相關的實體真實原則充滿自豪,而認為在美國的訴訟制度下被告人的命運幾乎完全取決了律師的辯護技巧,違背事實真相和公正原則;日本學者松尾浩也曾經把日本刑事司法的特色概括為“精密司法”,認為徹底的偵查、縝密的起訴和“筆錄裁判”是日本的法律文化決定的,不可能從結構上進行改動。然而,隨著法律文化交流的不斷深入和比較法研究的普遍推開,很多誤解正在消除。例如,日本裁判員制度的實施在庭審實質化方面已經取得初步的成效,并且對偵查訊問程序和上訴審程序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實踐證明,對所謂“精密司法”并非只能作微觀的調整。綜觀當今世界,實質化的刑事庭審至少有四種模式,即英美當事人主義的陪審團審判、歐陸“新職權主義”參審制、日本技術當事人主義加裁判員審判以及俄羅斯、西班牙的陪審團審判,協商性司法在世界各國也有不同的模式。我們如何借鑒他國的經驗,需要作深入的考察和精細化的研究。既沒有必要覺得“外國的月亮更加圓”,但也不能認為我們現有的制度最具“特色”。必須實事求是地承認,在法治方面,我們還處于學習、借鑒和追趕階段,需要補充的“課”還很多。即使是在我國范圍內,臺灣、香港、澳門的刑事司法經驗也值得關注,畢竟它們的法文化傳統與祖國大陸沒有質的區別。
       
        第三,用積極的態度參與司法改革,綜合運用“立法論”“解釋論”等方法,為地方和中央政法機關完善相關規范性文件、推進地方司法改革出謀劃策,有條件的地方可以搞一些實驗性項目,不能滿足于作司法改革的旁觀者、評論者甚至批評者,而應積極努力作參與者,“既出言又出力”。如果你是一名法官,希望你在職責允許范圍內盡可能做到公平公正,中立地裁判你所經手的每一個案件,為被告人提供有效的司法救濟,你的一句話甚至一個動作可能影響被告人或辯護律師的重大決定(例如認不認罪、認不認罰),進而影響司法公信力;如果你是一名檢察官,希望你盡可能客觀公正地行使你手中的權力,充分尊重辯方的權利和法官的中立地位,特別是逮捕羈押的權力盡量少用,你的一個決定(如批捕、起訴、抗訴等)不僅可能增加本來不必要的國家投入,而且可能影響一個人、一個家庭、一個企業的命運。如果你是一名辯護律師,希望你要善于運用現有的合法手段,從正當程序的角度最大限度地維持當事人的權益,但也必須對法官、檢察官、警察保持應有的尊重;如果有條件、有時間,希望你積極參與法律援助和無辜者援助計劃,為那些容易受到忽視的人帶去陽光和溫暖。司法進步不僅僅需要制度的完善,還需要法律精英階層對服務對象的特別關照或者特別責任,司法的文明往往是細節或小處的進步逐步積累、演化的結果。
       
        此外,刑事法一體化研究也是非常重要的,刑訴法學本來與犯罪學、偵查學、刑法學、監獄學等就是不可分割的。將來的尚權論壇,建議考慮吸收一些刑訴法以外的學者參與。
       
        最后,衷心感謝各位嘉賓、各位代表的熱情參與和大力支持!感謝尚權律師事務所和中國政法大學國家法律援助研究院的精誠合作!感謝各位會務工作人員的辛勤付出和周到服務!祝愿各位嘉賓和代表身體健康、返程平安!讓我們來年再會。


      【作者簡介】孫長永,西南政法大學教授。

    0
    分享到:
    閱讀(330)評論(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