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李煒的個人空間

    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的合同效力認定 ——兼評民法典擔保司法解釋新規
    發布時間:2021/1/18 0:08:49 作者:李瑋 點擊率[150] 評論[0]

      【出處】不動產法律與實務

      【中文關鍵字】法定代表人 越權擔保 效力 善意

      【學科類別】民商法學

      【寫作時間】2021年


        前言:公司對外擔保中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一直是司法實務中關注的問題,2021年3月31日《最高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有關擔保制度的解釋》(以下簡稱《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公布,并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以問題為導向,對于公司對外擔保尤其是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在九民紀要確定的裁判基礎上進行了規定。本文擬梳理探討。
       
        新《民法典》來了
       
        一、公司對外提供擔保的規則——《公司法》16條規定
       
        《公司法》第十六條規定: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為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章程對投資或者擔保的總額及單項投資或者擔保的數額有限額規定的,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
       
        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
       
        前款規定的股東或者受前款規定的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不得參加前款規定事項的表決。該項表決由出席會議的其他股東所持表決權的過半數通過。
       
        《公司法》第16條規定了公司對外擔保的一般規則:分為公司向關聯企業或他人擔保與非關聯企業或他人擔保,向非關聯企業或他人擔保,主要依照公司章程規定,由董事會或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向關聯企業即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
       
        《公司法》第16條第3款對表決程序進行了規定,對于關聯擔保,排除了被擔保的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不得參加表決,由其他股東所持表決權的過半數通過。
       
        二、違反《公司法》第十六條構成越權代表——《九民紀要》觀點
       
        《九民紀要》第二章“關于公司糾紛案件的審理”第六節“關于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17條規定:【違反《公司法》第16條構成越權代表】
       
        為防止法定代表人隨意代表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給公司造成損失,損害中小股東利益,《公司法》第16條對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權進行了限制。根據該條規定,擔保行為不是法定代表人所能單獨決定的事項,而必須以公司股東(大)會、董事會等公司機關的決議作為授權的基礎和來源。法定代表人未經授權擅自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構成越權代表,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合同法》第50條關于法定代表人越權代表的規定,區分訂立合同時債權人是否善意分別認定合同效力:債權人善意的,合同有效;反之,合同無效。
       
        《九民紀要》認為違反《公司法》第16條構成越權代表,對于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表述了以下觀點:1、法定代表人無權單獨決定擔保事項,對外擔保必須有授權;2、法定代表人的授權來源與基礎系公司股東(大)會、董事會等公司機關的決議;3、法定代表人未經授權擅自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構成越權代表;4、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時,擔保合同是否有效,應區分債權人是否善意。
       
        三、新民法典擔保司法解釋對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的統一
       
        《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第七條規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違反公司法關于公司對外擔保決議程序的規定,超越權限代表公司與相對人訂立擔保合同,人民法院應當依照民法典第六十一條和第五百零四條等規定處理:
       
        (一)相對人善意的,擔保合同對公司發生效力;相對人請求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二)相對人非善意的,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發生效力;相對人請求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參照適用本解釋第十七條的有關規定。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提供擔保造成公司損失,公司請求法定代表人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新擔保法司法解釋在沿襲九民紀要意見后,規定法定代表人違反公司法關于公司對外擔保決議程序的規定,超越權限代表公司與相對人訂立擔保合同,人民法院應當依照民法典第六十一條和第五百零四條等規定處理。新擔保法司法解釋開宗明義明確了了法定代表人對外擔保需要履行公司法對外擔保決議程序,不得超越法定代表人的權限。
       
        《民法典》第六十一條規定了法定代表人與法人之前的權利義務承受,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義從事的民事活動,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權力機構對法定代表人代表權的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相對人。
       
        《民法典》在第五百零四條又進一步規定了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訂立合同的后果: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的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外,該代表行為有效,訂立的合同對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發生效力。——規定了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訂立合同,相對人是否善意,如善意該代表行為有效。
       
        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代表公司對外訂立擔保合同,擔保合同是否有效?《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觀點:以相對人是否善意為衡量準則,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訂立擔保合同時,分為相對人善意與相對人非善意,相對人善意擔保合同發生效力;相對人惡意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發生效力,按照新擔保法司法解釋十七條主合同有效而第三人提供的擔保合同無效處理。《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與民法典第五百零四條的規定一脈相承。
       
        同時,《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規定了越權擔保的后果及權利救濟: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提供擔保造成公司損失,公司請求法定代表人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四、關于是否善意的認定
       
        對于善意的涵義如何認定?《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第七條第二款規定:“第一款所稱善意,是指相對人在訂立擔保合同時不知道且不應當知道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相對人有證據證明已對公司決議進行了合理審查,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構成善意,但是公司有證據證明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決議系偽造、變造的除外。”
       
        所謂善意,是指相對人在訂立擔保合同時不知道且不應當知道法定代表人超越權限。反之,則構成非善意即惡意。善意是通過客觀事實對主觀的判斷,實務中如何掌握?根據《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規定,相對人有證據證明已對公司決議進行了合理審查,其就構成善意。因此觀點是:1、相對人是否善意由相對人舉證;2、舉證內容是是否對公司決議進行了審查;3、該審查需達到合理審查程度。
       
        《九民紀要》認為,債權人對公司機關決議內容的審查一般限于形式審查,只要盡到必要的注意義務即可。公司以機關決議系法定代表人偽造或者變造、決議程序違法、簽章(名)不實、擔保金額超過法定限額等是由抗辯債權人非明知的,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但是公司有證據證明債權人明知決議系偽造或者變造的除外。九民紀要關于善意的審核義務止于債權人盡到必要的注意義務,一般限于形式審查,并沒有擴大到實質審查。《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亦規定了相對人有證據證明已對公司決議進行了合理審查。當然,公司有證據證明債權人明知決議系偽造或者變造的除外。
       
        五、司法案例:
       
        裁判要旨:公司章程規定該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決定權由公司出資人行使,公司章程中并未授權法定代表人或者董事會行使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決定權,債權人在簽訂該保證合同以前應當合理審慎地審查對方的章程及有關決議,保證合同應認定為無效。
       
        案例索引:《吉林翔瑞投資有限公司、吉林省吉煤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二審案》【(2019)最高法民終1465號】
       
        最高院認為:關于案涉《委托貸款保證合同》的法律效力?翔瑞投資與吉煤投資于2017年7月6日簽訂《委托貸款保證合同》,約定翔瑞投資為德成實業在上述《委托貸款合同》項下5000萬元本金及利息等債務的清償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為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翔瑞投資的公司章程規定該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決定權由公司出資人龍翔集團行使,公司章程中并未授權法定代表人或者董事會行使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決定權。龍翔集團并未同意翔瑞投資為德成實業5000萬元借款本息債務提供擔保。翔瑞投資時任法定代表人王碩鑫及其董事會決定為他人提供擔保,超越了法律和公司章程規定的權限。
       
        基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一款對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權限的規定,案涉《委托貸款保證合同》的相對人吉煤投資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翔瑞投資在擬決定簽訂該保證合同時應當按照翔瑞投資章程規定的權限行事。據此,吉煤投資在簽訂該保證合同以前應當合理審慎地審查翔瑞投資的章程及有關決議或者決定文件。翔瑞投資在一審中提供的《翔瑞投資委貸業務相關請示》和對翔瑞投資經辦人許鑫郵件記錄進行證據保全的《公證書》等證據材料能夠相互印證,可以證明吉煤投資在簽訂《委托貸款保證合同》以前已經收到翔瑞投資的章程等文件。
       
        吉煤投資在一審中承認收到翔瑞投資董事會決議,但否認收到翔瑞投資的章程,對此未作出合理解釋并相應提供反駁證據,吉煤投資的該項否定主張不能成立。吉煤投資作為債權人應當注意到翔瑞投資的章程中關于翔瑞投資為他人提供擔保須由其全資持股股東龍翔集團決定的規定內容。《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條規定:“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的以外,該代表行為有效。”鑒于吉煤投資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翔瑞投資法定代表人及其董事會決定簽訂《委托貸款保證合同》超越權限,該保證合同應認定為無效。一審法院認定《委托貸款保證合同》合法有效,適用法律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六、法律提示:
       
        1、根據《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新規,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對外擔保需符合公司對外擔保決議程序,符合公司賦予的權限范圍內行使,越權擔保可能會導致擔保合同無效。
       
        2、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時,擔保合同是否有效,應區分債權人是否善意,善意擔保合同發生效力,故意或明知擔保合同不發生效力。越權擔保造成公司損失的,法定代表人對公司負有賠償義務。
       
        3、債權人對于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提供擔保時,負有審慎合理的審查義務,公司章程、公司相關決議對于擔保是否有相應規定,加以判斷法定代表人是否有代表公司擔保的權利。


      【作者簡介】

      李瑋,上海融力天聞律師事務所律師。

      (liwei@rtlawyer.com.cn)

    0
    分享到:
    閱讀(150)評論(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