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李煒的個人空間

    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的法律適用
    發布時間:2021/1/28 18:48:40 作者:李瑋 點擊率[340] 評論[0]

      【出處】本網首發

      【中文關鍵字】上市公司子公司;對外擔保;效力

      【學科類別】商法

      【寫作時間】2021年


        前言: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之前行政監管部門有規定要求,但行政監管部門規定是否可以作為效力認定的依據,實務中存在爭議。最高院出臺《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有關擔保制度的解釋》(以下簡稱《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對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作出了規定,根據民法典時效司法解釋,《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適用民法典施行后的法律事實引起的擔保糾紛案件。
       
        一、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的規范法律規定
       
        1、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關于規范上市公司對外擔保行為的通知》(2005年11月14日證監發[2005]120號)指出規范上市公司對外擔保行為,嚴格控制上市公司對外擔保風險 。(一)上市公司對外擔保必須經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二)上市公司的《公司章程》應當明確股東大會、董事會審批對外擔保的權限及違反審批權限、審議程序的責任追究制度。(七)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的對外擔保,比照上述規定執行。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應在其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做出決議后及時通知上市公司履行有關信息披露義務。
       
        有觀點認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的對外擔保,需要經過控股子公司董事會或股東會決議,及經上市公司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即需要雙重審議。實務中對于是否需要雙重審議,存在一定歧義。
       
        2、《民法典擔保制度解釋》規定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
       
        第九條規定:相對人根據上市公司公開披露的關于擔保事項已經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通過的信息,與上市公司訂立擔保合同,相對人主張擔保合同對上市公司發生效力,并由上市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相對人未根據上市公司公開披露的關于擔保事項已經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通過的信息,與上市公司訂立擔保合同,上市公司主張擔保合同對其不發生效力,且不承擔擔保責任或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相對人與上市公司已公開披露的控股子公司訂立的擔保合同,或者相對人與股票在國務院批準的其他全國性證券交易場所交易的公司訂立的擔保合同,適用前兩款規定。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屬于法定義務,本條款與證券監管規范相銜接,從相對人信賴利益出發,設定擔保合同的效力。
       
        根據擔保制度規定:上市公司已公開披露的控股子公司對外訂立擔保合同,遵循上市公司的規定要求,也就是,上市公司公開披露關于擔保事項已經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通過的信息,相對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有審核義務,相對人據已公開信息訂立擔保合同有效;未根據公開信息訂立擔保合同,上市公司可以主張擔保合同對其不發生效力。
       
        對于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需要經過控股子公司董事會或股東會決議,及信息披露以外,是否需要經過上市公司董事會或股東大會決議,也即雙重決議需進一步予以明確。
       
        三、民法典施行前的擔保糾紛案件應適用當時法律和司法解釋。
       
        1、民法典施行后,哪些案件可以適用《民法典》起訴、審理及判決。2020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時間效力規定》)第一條規定:民法典施行后的法律事實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民法典的規定。
       
        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實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適用當時的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
       
        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實持續至民法典施行后,該法律事實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民法典的規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
       
        《時間效力規定》設立了民法典不溯及既往為基本原則,因此發生在民法典施行前的擔保事實引起的擔保效力糾紛案件,適用當時法律規定,發生在民法典施行后的擔保糾紛案件,適用民法典規定。
       
        四、司法案例:上市公司子公司對外擔保,民法典之前不適用擔保制度解釋。(——案例來自“虹橋正瀚律師”)
       
        基本案情: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起訴金融機構確認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提供的擔保無效。主要事實與理由是: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認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未經上市公司董事會、股東大會決議屬違規擔保,而金融機構在接受擔保時未審查上市公司公告,故金融機構非善意擔保應無效。
       
        上海金融法院認為:
       
        1、監管規定對上市公司子公司對外擔保的限制性規定,是否影響涉案《質押合同》的效力,應當視該限制性規定能否對抗作為相對人的金融機構、金融機構是否善意而定。同時,該《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關于規范上市公司對外擔保行為的通知》(證監發[2005]120號)的第一條第(七)項本身理解即存歧義,而對于證監會上市部的說明、股票上市規則等,金融機構亦無知曉或應當知曉的注意義務。
       
        2、涉案《質押合同》上蓋有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的印章及其法定代表人名章,金融機構審查了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的股東決定及公司章程,已盡到合理的擔保審查義務;相關監管規定對上市公司子公司擔保權的限制,不能對抗作為善意相對人的金融機構。系爭《質押合同》應認定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
       
        上海高院認為:本案系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實引起的糾紛,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第一條的規定,本案應當適用當時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且本案如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有關擔保制度的解釋》第九條的規定,認定《質押合同》無效,將明顯增加金融機構的法定義務,背離金融機構的合理預期。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擬以此主張《質押合同》無效,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作者簡介】

      李瑋,上海融力天聞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0
    分享到:
    閱讀(340)評論(0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