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何國銘的個人空間

        博客

        無稽之談?如何從立案程序中尋找毒品犯罪辯護突破口

          在毒品犯罪案件中,辯護律師有必要質疑程序違法嗎?這是耍流氓?無稽之談嗎?我們以親辦的幾個案件為例,聊聊這個問題。
         
          毒品犯罪案件中的受案登記表系記錄案件線索來源的重要文書,而通常情況下其會記載線索系來源于人民群眾的舉報,但事實往往并非如此,真相并非是有多火眼金睛的“朝陽區大媽”熱心舉報。
         
          據我們對毒品犯罪案件分析,在涉毒案件中使用線人或特情是辦案人員偵破案件的常見偵查方式,只是出于對相關人員個人信息保護的需要,受案登記表上通常出現善意且不真實的報案信息,尤其常用“群眾舉報”來代替了一切報案人。在此情形下,不論是辯護律師,還是檢察官,抑或法官都是無法直接通過受案登記表或立案決定書來了解案件的確切來源。
         
          在這兩份文書中沒有獲取到真實的信息,稍有經驗的律師通過仔細閱卷,也許能發現些“蛛絲馬跡”。比如通過整理案件的人物關系,某些人物是否幽若空靈,時隱時現,案卷中只有化名。比如根據案件的各人物中的地位、作用以及其出現的時間及地點來判斷。又或根據會見時當事人所描述的情況,來察覺案件背后系線人舉報或臥底舉報。假定案件線索系來源于警方線人、特情、臥底,辯護律師此時則應多關注線人在毒品犯罪環節中的地位作用,在犯罪鏈條上的出現時機,以此來判斷案件是否存在案件是否存在特情介入,更依此來分析案件是否存在數量引誘、犯意引誘、間接引誘、雙套引誘等等。
         
          在這里,我們不是要批判辦案人員使用特情來破獲案件,不是吹毛求疵地找茬,也不是為了否定辦案人員的工作成果,而是從案件本身出發,從定罪量刑出發,假如案件中確實存在特情運用了,并且存在著各種各樣引誘犯罪的行為,那么這必然是會影響到當事人定罪量刑,也是會對法官判斷當事人有罪無罪及罪重罪輕產生影響的。此時,透過對程序的質疑,其實是為了更好地還原案件本身的事實。
         
          為什么要強調在立案程序上察覺特情介入,察覺誘惑偵查呢?所謂誘惑偵查,在西方又稱為偵查陷阱或者偵查圈套,在普通老百姓口中通常會將之稱為“釣魚”。我們辦理過很多毒品案件,有不少當事人都覺得自己冤,我問他冤啥?誰來冤你了?他們說自己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是被人操控了,被人有意“釣”出來的。
         
          假如當事人是受到線人的誘惑,才進行販賣毒品罪,或者是某先歸案的被追訴人為了創設立功,在辦案人員的控制之下才向當事人提出購毒的,更或者是購買毒品的人直接由辦案人員化妝偵查。那么,在此類情形下,不論是基于法律的視角,還是基于人倫的考慮,當事人都有遭受到誘惑才實施毒品犯罪行為的痕跡,全程是在控制下實現交付的,即使不能做到無罪處理,但也可得到從輕從寬的判決。
         
          說到這里,我們就有必要說回毒品犯罪案件中立案程序上的事。我們為何在毒品犯罪案件中需要質疑受案登記表與立案決定書呢?這兩份文書背后同樣事關辦案程序是否違法的問題。比較少接觸刑事案件的朋友可能對“受案登記表”與“立案決定書”這兩份文書不太了解。需要注意的是,這兩份文書是刑事案件中最為常規的文書,受案登記表記錄的是辦案民警受理案件的過程與案件的線索來源,而立案決定書則記錄案件已正式進入訴訟程序。
         
          通過質疑受案登記表與立案決定書,實際上是為了更好地還原案件事實,更準確地考慮到當事人的定罪量刑,以體現刑罰相一致的原則。比方說,我們在廣州本地辦理的林某非法持有毒品案,遼寧王某販賣毒品案,云南李某販賣、運輸毒品案,都是通過察覺案件中存在特情介入,存在特情犯意引誘的情形,最終說服法院對當事人從輕處理。
         
          我們在廣州辦理的一起毒品案件中,受案登記表中記載的報案時間在案發當日早上10點,但舉報內容明確載明在案發當日下午14時許在某公寓人行道上能夠將人抓獲,在早上10點是如何確定下午具體時間所發生的具體事情,如此的未卜先知就有違常理了。并且,受案登記表中的處理時間存在明顯的涂改情形,這起案件背后的真實原因就是偵查人員為了保護真實的舉報人,即線人王某,而選擇隱匿線人王某的身份信息,在抓獲被追訴人黃某后,找一個案外人陳某冒充舉報人。
         
          對于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常常存在事后補簽的情形,比如我們在本省辦理的一起涉毒命案中,偵查人員將當事人黃某抓獲后,逼迫黃某承認走私數百公斤毒品,倘若黃某認罪了,辦案人員便對其立案,倘若黃某守口如瓶、一字不吐,則只能將其釋放。在法庭上黃某明確表示立案決定書是事后補簽的,并指出其遭受了毆打而被迫在立案決定書上簽字,后辦案檢察人員撤回起訴,黃某最終獲不訴釋放。
         
          又比如我們在湖南辦理的周某販賣、運輸毒品案中,周某在一審被認定販賣、運輸冰毒10公斤,并被判處了死刑立即執行。在二審階段,當事人家屬找到了我們,我們介入后,敏銳察覺到“前手”律師以及該案的其余被追訴人的辯護律師都沒有發現的重大程序違法問題。該案是明顯存在偵查人員沒有立案就已經采用了技術偵查措施,為由此該案由二審法院發回重審。
         
          上述是從罪輕的視角來論述,但站在刑事辯護的立場,假如辯護人要作無罪辯護,對受案登記表與立案決定書提出質疑也是無罪辯護的剛需。
         
          為什么呢?無罪辯護的潛臺詞就是要從根本上辯解該案系徹頭徹尾的錯案,即是對起訴書所指控的事實進行徹底推翻,所以就意味著辯護人要對在案所有證據提出全面質疑。那首當其沖的就是代表案件起源的受案登記表與立案決定書,我們通過審查受案登記表異常與否,報案人、舉報人或控告人的陳述虛假與否,報案或舉報的信息達到立案標準與否,案件是否系他人蓄意誣告陷害,舉報人的身份信息是否屬實,是否存在偵查人員為了達到立案之目的,而濫用職權偽造并不存在的報案人的情形等等,所有的疑問都依賴于對受案登記表與立案絕決定書進行正確的解讀。
         
          事實上,當我們拿到案卷時,即使首先進入我們視線的是這兩份文書,但很少人會愿意把目光聚焦于此。我們總誤以為受案登記表與立案決定書在刑事案件中最常見不過,大抵不過是一份訴訟文書。所以這里面沒有值得留意與注目的信息,更未曾想到要挖掘出其中的有效辯護要點,可以在閱卷時一瞥而過。殊不知,辯護成功往往取決于在細節上是否能夠做到絕對專業。案件的總要疑點或者說是重大辯護空間往往藏于那些讓人極容易忽略的角落。
         
          在專業辯護律師眼里,毒案與命案,除了實體辯護外,還有程序辯護,哪怕他曾經是一名“毒販子”或“大毒梟”,不等于他就是該殺之人!

        閱讀(405 評論(0
        我要評論
        歡迎您

        最新評論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