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周俊武律師團隊的個人空間

    博客

    想入局劇本殺?你需要這篇劇本內容風險防范指南

      “今年我80%的眼淚都獻給了劇本殺!”朋友線線如是說。線線剛剛結束了一局“網紅”劇本殺,被里面的故事情節和人物感動的一塌糊涂,不可自拔。
     
      對于在辦公室里兢兢業業朝九晚五的年輕人來說,全身心地融入劇本、接受一個人物設定、按照各自的線索拼湊出故事的全貌、探尋背后的真相,不僅能夠滿足內心的表演欲望體驗另一種人生,而且還能短暫逃離現實緩解工作和生活壓力。
     
      然而這一切都建立在一部好的本子之上。只有新穎的人物設定、符合三觀的故事背景、環環相扣的情節和具有邏輯的推理過程才能讓玩家享受優質游戲體驗,或二刷三刷、或推薦給他人,使得經營者增加獲利可能;而粗制濫造、背離三觀、東拼西湊的劇本注定會將玩家越推越遠,經營者自然也難以為繼。在劇本殺領域,還是內容為王。
     
      那么,在劇本內容方面,經營者都可能面臨哪些法律風險,又應該如何預防呢?
     
      1  您的劇本內容合規嗎?
     
      · 劇本內容是什么題材都可以嗎?
     
      答案是否定的。
     
      上周,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發布了《上海市密室劇本殺內容備案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該規定”),其中第六條規定:
     
      
     
      該規定對于劇本殺的禁止性規定已基本和《電影管理條例》對電影片以及《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對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的禁止性規定對齊。
     
      雖然該規定的地域范圍僅僅是上海市,但是從目前劇本殺泛濫、內容稂莠不齊的現狀及監管縮緊的整體趨勢來看,其他地域的經營者也應當自覺遵守,這不僅會為日后可能的監管提前做好準備,也有利于劇本內容的優化,吸引更多玩家。
     
      · 劇本中可以安排工作人員帶給玩家“極致體驗”嗎?
     
      建議經營者謹慎評估,一切以保障玩家身心安全為先。根據該規定第七條:
     
     
     
      現在一些劇本殺為博人眼球、制造賣點,游戲過程中存在暴恐血腥的環節,對于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存在很大隱患,甚至對于已成年的90后玩家的身心也會造成摧殘。如果經營者因為前述原因造成玩家受傷的,很有可能構成侵權行為,承擔民事責任。所以各位經營者還是應該深挖劇本內涵,盡量避免會危害身心健康的內容。
     
      2  如何獲得一個劇本?有哪些法律風險?
     
      通常來講,經營者如果想要獲得一個劇本,主要方式有三種:
     
      1.委托作者創作
     
      經營者可以選擇委托第三方作者為其創作劇本。我們建議,經營者應當與作者簽訂委托創作合同,并在以下方面進行重點關注:
     
      (1)明確劇本著作權歸屬。應明確約定劇本除署名權外的其他全部著作權均屬于經營者所有,并且作者應保證其創作的劇本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的知識產權。
     
      (2)明確劇本的交付和驗收事宜。劇本驗收的程序、方法、交付期限等客觀方面問題較好約定和評判,但作品質量的認定標準因涉及主觀判斷,很容易產生糾紛。從經營者的角度講,可以通過階段性交付和驗收付酬,以及約定作者交付的劇本是否通過驗收應以經營者書面確認為準的方式,確保劇本的質量。
     
      (3)明確費用支付方式。應當將服務費用的支付與各階段工作成果相對應,某階段工作成果驗收通過后,經營者方得支付該部分費用,以確保劇本的質量和進度。
     
      2.安排員工創作
     
      經營者還可以通過安排自身員工進行創作,從而獲得劇本。那么,員工創作的劇本著作權歸誰?如何定性?經營者是否有權使用?
     
      其實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的規定,一般情況下,自然人為完成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工作任務所創作的作品是職務作品,著作權由作者享有,但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有權在其業務范圍內優先使用。特殊地,如果是自然人利用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的物質技術條件創作,并由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承擔責任的職務作品,則著作權歸法人享有。
     
      實踐中,第二種情況更為常見,所以更有可能產生糾紛。趙某與薛某侵害作品復制權、發行權糾紛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被告薛某于2018年成立了“秘密檔案館工作室”,工作室主要業務為創作劇本殺游戲,出售游戲使用權。原告趙某在2019年中期至2020年初受雇于被告,在秘密檔案館工作室從事寫手工作,在此期間為完成工作任務撰寫了劇本殺作品《隔世信》。后被告主持印制《隔世信》,該劇本殺成品圖標注“秘密檔案館”,同時載明作者楊九月(原告筆名),監制神仙哥哥(被告筆名)。但雙方對《隔世信》的著作權歸屬及許可使用問題未簽訂任何書面合同。2020年7月,江蘇省版權局向原告頒發了《隔世信》的《作品登記證書》。后原告認為被告在未取得其授權的情況下擅自復制、發行《隔世信》,并在銷售取得巨大利潤后不向原告支付報酬,遂成訴。
     
      (1)劇本的著作權歸屬于誰?
     
      法院認為:
     
      ①原告提交了作品底稿、《著作權登記證書》、被告制作的《隔世信》成品圖封面,因此在無相反證據情況下,可以認定原告為涉案作品的著作權人。
     
      ②被告辯稱《隔世信》的創意來源于秘密檔案館,但無證據予以證明,且即使《隔世信》的創意是工作室其他人員的,但著作權法僅保護表達,不保護思想。
     
      ③《隔世信》雖系原告在秘密檔案館工作室期間為了完成工作室的工作任務而進行的創作,但是該劇本殺的創作無須高度借助工作室的物質條件,即使工作室其他工作人員曾提出過修改意見,但并不影響《隔世信》的作者仍然是原告個人。
     
      (2)劇本的性質如何認定?
     
      法院認為:
     
      ①《隔世信》系原告發揮個人創作力創作,作品的結構安排、情節處理、材料取舍等由其個人決定,且沒有證據證明《隔世信》創作系由被告或秘密檔案館工作室主持,代表其意志,或由其承擔作品責任,故不能認定《隔世信》為法人作品。
     
      ②我國目前產業形態多元,用工形式亦呈現多樣化特點,用人一方可能是法人、其他組織也可能是個人。原告在被告成立的秘密檔案館作為劇本殺劇本的寫手,為完成工作任務創作的作品《隔世信》應視為職務作品。
     
      (3)被告能否使用劇本?法院認為:在《隔世信》為職務作品的情形下,雖然該作品著作權屬于原告,但被告及其經營的秘密檔案館工作室有權在業務范圍內復印、發行《隔世信》。
     
      3.獲得已有劇本的版權使用許可
     
      經營者還可以選擇從市場上已有的優質劇本中進行挑選,獲得劇本的使用許可。在簽訂著作權許可協議時,應在以下方面進行重點關注:
     
      一方面,授權權利的確定。我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約定了十七項權利,對于劇本殺經營者來說,應確保獲得修改、復制、發行、表演、改編等可能會涉及的授權權利。
     
      另一方面,授權性質的確定。有些經營者為了保證劇本的獨特性,吸引玩家,希望市場上只有本店擁有該部劇本。那么此時,經營者應當在許可協議中明確該劇本的授權性質,即著作權人獨占排他地授予經營使用劇本。
     
      3  劇本殺中的元素也可能構成侵權!
     
      我們在上一篇文章中介紹了劇本殺抄襲的基本形式,除了直接復制外,還有洗稿、拆稿、融梗等“高級抄襲”。那么,經營者在劇本殺中使用某些作品、僅僅作為劇本殺的元素之一,也構成侵權嗎?我們可以在張某與陜西某公司著作權權屬糾紛案中找到答案。
     
      原告張某是國際知名的插畫家,繪本畫師,影視游戲美術概念設計師。原告于2013年-2018年間,以水滸人物為靈感,先后創作并在微博發表了7幅人物美術作品。被告陜西某公司制作并通過網店銷售的《肉身坐佛像8人謀殺之謎原創正版驚悚古風劇本殺推理桌游》中,在產品介紹、桌游包裝盒及人物劇本卡片中使用了原告創作的7幅美術作品,遂成訴。
     
      (1)原告是否是7幅作品的著作權人?
     
      法院認為:
     
      雖然原告并未獲得《作品登記證書》,但是原告已就該美術作品提交了原始文件及在微博的首次發表記錄,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可以認定原告為涉案作品的著作權人。
     
      (2)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法院認為:經對比,被告出品的劇本殺中的人物造型設置、卡牌內容等與原告作品內容相同或基本相同,或者體現了相同的構思,被控侵權產品的外觀與涉案美術作品已構成實質性近似,可以認定被告構成對原告著作權的侵犯。
     
      通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經營者在劇本殺中使用某些作品,如果在構成劇本殺游戲的主要內容,且會影響角色,架構,占比,觀感,參與度,互動度,體驗度上,也會構成侵權。
     
      根據艾媒咨詢數據,截至2020年底,劇本殺行業市場規模超過117億元,相關實體店突破三萬家,預計截至2021年底市場規模將增至約170億元。劇本殺已經成為當代年輕人休閑娛樂的top選擇。
     
      然而風險總是與收益并存。時下火熱的劇本殺行業,也暗藏著內容合規、著作權權屬和著作權侵權等方面的法律風險。如果經營者能夠在這些方面提前做好風險評估和防范工作,相信在內容為王的劇本殺行業,將大有可為。

    閱讀(385 評論(0
    我要評論
    歡迎您

    最新評論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