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qgjlo"><strong id="qgjlo"><xmp id="qgjlo"></xmp></strong></output>

      1. <p id="qgjlo"></p>

        <object id="qgjlo"></object>
        <table id="qgjlo"><strike id="qgjlo"><b id="qgjlo"></b></strike></table>
      2. 錢明星的個人空間

        博客

        網絡虛擬財產民法問題探析

            網絡虛擬財產又稱虛擬財產,是指在網絡游戲中為玩家所擁有的,存儲于網絡服務器上的,以特定電磁記錄為表現形式的無形財產。網絡游戲中的武器裝備、QQ錢幣等都屬于網絡虛擬財產。近幾年來,有關網絡虛擬財產的民事糾紛層出不窮,然而,處理網絡虛擬財產民事糾紛的法律規范相對缺失,這給司法工作者處理此類糾紛增加了難度。有鑒于此,筆者試圖對網絡虛擬財產的屬性、歸屬、轉讓以及保護方式進行探討,以求教于大家。

            一、網絡虛擬財產的屬性

            (一)有關網絡虛擬財產屬性的學說

            有關網絡虛擬財產屬性的問題,學者們眾說紛紜。歸納起來,大致有以下幾種學說。

            1、知識產權說

            該說認為,玩家在游戲過程中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并進行了創造性的勞動,因此,可以把玩家對虛擬財產享有的權利看作知識產權。筆者認為,知識產權說存在問題,它不能準確說明虛擬財產的屬性。知識產權具有法定性,智力成果必須依照專門的法律確認或授予才能產生知識產權。然而我國現行的知識產權法律法規未規定虛擬財產為知識產權的客體,因此,玩家對虛擬財產享有的權利不是知識產權。此外,從法理上分析,由于著作權保護的是思想的表達形式,而虛擬財產并不是玩家思想的表達載體。因此,玩家對虛擬財產享有的權利不是著作權。

            2、債權說

            該說認為,虛擬財產權是一種債權,虛擬財產權法律關系是債權法律關系。在這個債權法律關系中,玩家通過向網絡游戲服務商支付對價取得虛擬財產的使用權,網絡游戲服務商在接受了玩家支付的對價后有義務在游戲規則允許的框架下向玩家提供其欲取得的虛擬財產。筆者認為,債權說存在問題,不能準確地揭示知識產權的屬性。理由如下:第一,債權說將玩家在對虛擬財產進行占有、使用、收益、處分過程中發生的玩家與服務商以外的第三人之間的關系等同于玩家與服務商之間的關系,沒有看到兩種關系的區別。誠然,玩家與網絡游戲服務商之間的關系是債權法律關系,但是,玩家在占有、使用、收益、處分虛擬財產過程中與服務商以外的第三人發生的關系不屬于債權法律關系。第二,債權說不利于玩家權利的保護,有違公平正義原則。按照債權說的觀點,在第三人利用木馬程序竊取玩家擁有的虛擬財產情形,由于受合同相對性原則的制約,玩家只能請求網絡游戲服務商賠償損失,不能請求侵害第三人賠償損失。由于第三人利用木馬程序竊取玩家擁有的虛擬財產情形經常發生,受害玩家眾多,如果玩家只能請求網絡游戲服務商賠償損失,則網絡游戲服務商將無力承擔賠償責任,受害玩家的利益也將得不到有效保護。

            3、物權說

            該說認為:“只要具有法律上的排他支配或管理的可能性及獨立的經濟性,就可以被認定為法律上的物”,加之“網絡虛擬財產與民法上的物之間在基本屬性上是相同的,所以,在理論上認識網絡虛擬財產,應當把網絡虛擬財產作為一種特殊物,適用現有法律對物權的有關規定”。玩家對虛擬財產享有當然的物權。筆者認為,物權說沒有準確揭示網絡虛擬財產權的本質屬性。物權說認為網絡虛擬財產是一種特殊物的觀點是正確的。因為從羅馬法以來,隨著社會的發展,有一些無體物也可以看作民法上的物,作為物權的客體。網絡虛擬財產作為一種無體物,是可以納入民法上的物的范疇的。但是,不能因為網絡虛擬財產是一種特殊物就認為玩家對虛擬財產享有物權。畢竟網絡虛擬財產權在權利變動的公示方法、存續、占有和支配權能方面不同于民法的物權。其特殊性主要表現為以下幾點:第一,網絡虛擬財產權權利變動的公示方法是受讓人用密碼第一次登陸網絡游戲系統。而動產物權權利變動的公示方法是占有之移轉,不動產物權權利變動的公示方法是權屬登記之變更。

            第二,網絡虛擬財產權的存續依賴于服務商的存續。當服務商破產或者解散時,服務商不再提供相應的網絡游戲服務,玩家享有的網絡虛擬財產權將隨著網絡游戲服務的終止而消滅。第三,網絡虛擬財產權利人對網絡虛擬財產的占有表現為對游戲密碼事實上的控制,而物權人對物權的占有則表現為對物的事實上的控制。第四,網絡虛擬財產權利人需要通過登陸網絡游戲系統才能實現對虛擬財產的支配,而物權人在大多數情況下僅僅占有物就能實現對物的支配。

            (二)本文有關網絡虛擬財產屬性的觀點

            由于網絡虛擬財產權在權利變動的公示方法、存續、占有和支配權能方面不同于民法的物權,基于其在上述幾個方面的特殊性,筆者認為,網絡虛擬財產權是一種類似于物權的準物權。將玩家對網絡虛擬財產享有的權利看作一種準物權具有以下優點:第一,有利于更好地保護玩家的利益。實踐中,經常發生第三人竊取玩家擁有的網絡虛擬財產以及網絡游戲服務商擅自刪除玩家擁有的網絡虛擬財產的行為。將玩家對網絡虛擬財產享有的權利定性為一種準物權意味著除玩家以外的任何人都負有不得侵害玩家擁有的虛擬財產的義務。這有利于防止侵害網絡虛擬財產權行為發生。第二,有利于更好地規范網絡虛擬財產交易行為。當前玩家之間進行的網絡虛擬財產交易頻繁發生,卻缺少有關規制網絡虛擬財產交易的法律法規,這不利于網絡虛擬財產交易糾紛的解決。將玩家對網絡虛擬財產享有的權利定性為準物權意味著網絡虛擬財產的交易準用《物權法》的相關規定,有關網絡虛擬財產權利移轉的時點、風險的分配、責任的劃分以及公示方法等都可以準用物權變動的相關規則,這將給網絡虛擬財產交易糾紛的解決帶來極大的便利。

            二、虛擬財產的歸屬

            虛擬財產歸誰所有是處理虛擬財產糾紛的前提。如果虛擬財產歸服務商所有,則服務商未經玩家同意而刪除玩家支配的虛擬財產的行為不存在可歸責的地方。如果虛擬財產歸玩家所有,則服務商的上述行為將導致其承擔相應的損害賠償責任。有關虛擬財產的歸屬問題,存在著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虛擬財產應當歸服務商所有。另一種觀點認為,虛擬財產應當歸玩家所有。筆者贊同后一種觀點,理由如下:第一,玩家在獲取虛擬財產的過程中,投入了大量的智力勞動和時間。從尊重玩家勞動和創造力的角度出發,虛擬財產理應歸玩家所有。第二,玩家在獲取虛擬財產的過程中,支付了一定的金錢。玩家要想獲取虛擬財產,必須先購買服務商銷售的游戲點卡,通過點卡上的賬號和密碼登陸游戲系統。玩家在登陸游戲系統后,獲得極為有限的虛擬財產,之后,玩家通過自己在網絡游戲中的努力,不斷獲取虛擬財產,使自己能夠支配的虛擬財產逐漸增加。從玩家是通過支付一定的對價給服務商而獲得虛擬財產的角度考慮,玩家應當是虛擬財產的權利人。第三,虛擬財產歸玩家所有對服務商是有利的。有的服務商認為,虛擬財產歸玩家所有有損服務商的利益。服務商之所以持有這種看法,是因為服務商開發一款網絡游戲耗資巨大,在服務商將該款網絡游戲投入市場后,如果該款網絡游戲的玩家人數眾多,則服務商可以從中盈利。如果該款網絡游戲的玩家人數較少,則服務商將陷入虧本的境地。由于服務商虧本,其自然不愿意繼續為玩家提供該款網絡游戲的服務,自然的,虛擬財產隨著服務商終止提供服務的行為而滅失。如果堅持虛擬財產歸玩家所有,則服務商終止服務的行為將構成對玩家虛擬財產權的侵犯。這就是服務商堅持虛擬財產不能歸玩家所有的深層次原因。筆者認為,服務商可以通過與玩家訂立合同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服務商可以在

            《用戶協議》中與玩家約定終止提供服務的若干情形,在服務商提供網絡游戲服務的過程中,一旦出現雙方約定的終止服務的情形,服務商可以終止服務,這樣就不會構成對玩家虛擬財產權的侵犯。此外,虛擬財產歸玩家所有能夠調動玩家參與網絡游戲的積極性,使得更多的玩家參與到網絡游戲中來。網絡游戲的玩家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愛好網絡游戲的玩家。這類玩家把網絡游戲看成是自我表達和自我實現的舞臺;他們把擁

            有的虛擬財產的多寡視為自身能力大小的標尺。他們對獲取的虛擬財產是有感情的。如果虛擬財產不能歸玩家所有,則將極大地傷害玩家的感情,使得他們憤恨奪取其虛擬財產的服務商,并“恨屋及烏”地將其厭惡感移情到網絡游戲上,再也不愿意玩網絡游戲。另一類是以賺錢為目的的玩家。這類玩家純粹是為了賺錢才玩網絡游戲的,他們通過自身能力和努力獲取一些其他玩家難以獲得的虛擬財產,并將這些虛擬財產賣給需要的玩家,從而獲取一定數量的金錢。如果虛擬財產不能歸玩家所有,則玩家之間出賣虛擬財產的行為將被定性為無權處分行為。買賣雙方的利益都得不到有效保障,那些為賺錢而玩網絡游戲的玩家必定告別網絡游戲的戰場。隨著玩家數量的減少,服務商的利潤必定大幅度下降。因此,虛擬財產歸玩家所有有利于保障服務商的利益。

            三、網絡虛擬財產的轉讓

            (一)密碼的性質

            在探討網絡虛擬財產的轉讓時,必須先確定玩家游戲賬號的密碼的性質。筆者認為,從不同的角度審視密碼,可以發現密碼實際上發揮著三層不同的作用。首先,可以把密碼看作一把開啟房屋大門的鑰匙。玩家通過輸入游戲賬號的密碼,進入到網絡游戲的界面,從而實現對虛擬財產的支配和控制。其次,可以把密碼看作一種類似于證明房屋所有權歸屬的權利證書。玩家可以通過占有密碼證明其是相關虛擬財產的權利人。最后,可以把密碼看作一種類似于提單的物權憑證。從這個角度看,密碼相當于設定并證明玩家享有虛擬財產權的一種憑證。正如在海上貨物運輸中,提單持有人是貨物的所有權人那樣,網絡游戲賬號的密碼的持有人亦是虛擬財產的權利人。

            把密碼看作設定并證明玩家享有虛擬財產權的一種憑證,具有如下優點:第一,有利于充分保護玩家的利益。要成為網絡游戲的玩家,必須按照服務商的要求在網上進行注冊。在注冊過程中,需要輸入姓名、身份證號碼等相關個人身份信息。實踐中,許多玩家出于自我保護的目的,在注冊時輸入虛假的個人身份信息。在玩家與服務商發生有關網絡虛擬財產的糾紛并訴至法院后,服務商往往以原告不是該網絡游戲的注冊人為由進行抗辯由于玩家注冊時提供的是虛假的個人身份信息,因而不能證明其是網絡游戲的注冊人,致使法院以訴訟主體不適格為由,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這極大地損害了玩家的利益。如果把密碼看作設定并證明玩家享有虛擬財產權的一種憑證,則玩家可以通過持有密碼的事

            實向法院證明其是虛擬財產的權利人,服務商再也不能夠以原告不適格進行抗辯,玩家的利益將得到有效的保護。

            (二)網絡虛擬財產轉讓的公示

            根據我國《物權法》第9條和第23條的規定,對于基于法律行為的物權變動,動產物權以交付為其變動的公示方法,不動產物權以登記之變更為其變動的公示方法。對于網絡虛擬財產的轉讓,可以準用《物權法》有關動產物權變動的公示方法,以“交付”作為網絡虛擬財產轉讓的公示方法。由于網絡虛擬財產只能存在于網絡游戲中,因此,轉讓人將其游戲賬號的密碼交付受讓人即被視為交付了網絡虛擬財產。因為受讓人憑借受讓的密碼可以登陸網絡游戲系統實現對網絡虛擬財產的占有、使用、支配和處分。

            (三)網絡虛擬財產的善意取得

            在網絡虛擬財產的轉讓人并不是真正有權處分網絡虛擬財產的人并且受讓人又是善意的情況下,為了保護善意受讓人的利益,有必要準用《物權法》第106條的規定,適用善意取得制度。11善意取得的構成要件要構成網絡虛擬財產的善意取得,必須滿足以下幾個要件:

            (1)轉讓人無處分權卻處分了虛擬財產

            轉讓人無處分權是指轉讓人在法律上沒有轉讓該網絡虛擬財產的合法權限,即轉讓人不是該網絡虛擬財產的真權利人并且轉讓人未得到真權利人有關處分該網絡虛擬財產的授權。轉讓人無處分權是網絡虛擬財產轉讓適用善意取得的前提。如果轉讓人有處分權,則轉讓人的處分就成了有權處分,不存在善意取得的問題。此處的“處分”意指處分行為,即轉讓人使得該虛擬財產的權利發生了變動。至于轉讓人為什么能夠控制網絡虛擬財產并將其處分,其原因可能是轉讓人竊取了真權利人的游戲賬號密碼,也可能是因為真權利人有意將其密碼交給轉讓人,以讓其共同分享占有和支配虛擬財產的快樂和愉悅。

            (2)受讓人為善意

            受讓人的善意是適用善意取得制度的關鍵。如果受讓人為惡意,法律自無保護惡意之人的必要,真權利人有權行使其權利的追及效力,追回被處分的網絡虛擬財產。只有在受讓人為善意的情況下,法律出于保護交易安全的考慮才有意犧牲真權利人的利益,認可受讓人取得網絡虛擬財產權。在理解這個要件時,應注意以下幾點:

            第一,善意指不知或不應當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如果受讓人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或者基于當時的客觀環境應當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則受讓人不構成善意。第二,善意的判斷標準。在善意的判斷標準上,筆者認為法律應推定受讓人為善意。如果原權利人不能證明受讓人為惡意,則法官應判定受讓人為善意。之所以采取推定善意的判斷標準,主要是出于以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網絡虛擬財產的交易缺乏公開的交易平臺和市場,轉讓價格的確定具有較大的隨意性。受讓人無法從轉讓價格的高低判斷轉讓人是否有處分權。第二個原因

            是虛擬財產交易是通過網絡進行的。一般情況下,買賣雙方都不會見面。這使得轉讓方與受讓方惡意串通損害虛擬財產真權利人的可能性非常小,因而法律推定受讓人是善意的。由于受讓人的善意是法律推定的,因此只要有證據證明受讓人并非善意,則這種法律推定就會被推翻。哪些判斷標準可以證明受讓人并非善意呢?筆者總結了以下幾個判斷標準:第一個判斷標準是轉讓人與受讓人之間的關系。如果轉讓人與受讓人之間的關系是親戚關系,則受讓人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的可能性較大;反之,如果轉讓人與受讓人之間的關系是一般人之間的關系,則受讓人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的可能性較小。第二個判斷標準是

            轉讓人與受讓人之間以前是否有過網絡虛擬財產轉讓方面的合法交易。如果有,則說明受讓人已經對轉讓人有權處分產生了一定的信賴,受讓人善意的可能性較大;如果沒有,則受讓人善意的可能性較小。第三個判斷標準是受讓人以前是否與轉讓人以外的第三人有過網絡虛擬財產方面的交易。因為受讓人網絡虛擬財產交易越多,交易經驗越豐富,其判斷轉讓人是否有處分權的能力越強。如果網絡虛擬財產原權利人能夠綜合利用以上三個判斷標準并結合其他具體情況使法官確信受讓人并非善意,則法官可以推翻受讓人為善意的法律推定,認定受讓人為惡意。

            第三,善意的判斷時點。一種觀點認為,應以轉讓人向受讓人交付密碼的時點作為判斷受讓人是否善意的時點。如果受讓人在轉讓人交付密碼前不知或不應當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則即便受讓人在獲得密碼后知道或應當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受讓人也是善意的

            筆者認為,此種觀點值得商榷。善意取得制度的一個重要立法目的在于確認物權公示所產生的公信力。在受讓人獲得密碼但并未登陸網絡游戲的時間段,由于社會公眾無從察知權利變動的表象,因此,權利變動的公信力無從產生。如果在這個時間段受讓人是惡意的卻仍然適用善意取得制度以致受讓人取得網絡虛擬財產權,則與善意取得制度確認物權

            公示產生的公信力的立法目的背道而馳。科學的方法是以受讓人通過受讓的密碼第一次登錄游戲系統的時間點作為判斷受讓人善意與否的時點。如果受讓人在第一次登陸游戲系統前不知或不應當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則即便受讓人此后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亦不妨礙我們認定受讓人為善意。如果受讓人在取得密碼前或者在取得密碼但尚未登陸游戲系統前就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轉讓人無處分權,則受讓人為惡意。(3)受讓人支付了合理的對價首先,受讓人必須支付對價。如果受讓人未支付對價,就允許其善意取得網絡虛擬財產,這顯然對于真權利人不公。其次,受讓人支付的對價必須合理,不宜過低。最后,受讓人必須現實地支付了對價。如果受讓人僅僅是口頭允諾支付合理對價,但并未實際支付,則不能適用善意取得制度。

            (4)已經完成了公示

            如果網絡虛擬財產的交易雙方尚未完成公示,則受讓人占有網絡虛擬財產的公信力無從產生,自無適用善意取得制度的必要。只有在轉讓人將其游戲賬號的密碼交付受讓人后,網絡虛擬財產交易方完成公示,受讓人是網絡虛擬財產權利人的公信力方產生,善意取得制度才有適用的必要。

            21善意取得的法律效果

            (1)虛擬財產權的變動

            善意第三人取得的虛擬財產是原始取得,存在于虛擬財產上的原權利人的虛擬財產權消滅,善意第三人取代原權利人成為虛擬財產的權利人。原權利人不得向善意第三人主張返還虛擬財產,他只能要求無權處分虛擬財產的轉讓人賠償損失或者承擔其他法律責任。

            (2)虛擬財產上的原有權利消滅

            《物權法》第108條規定:“善意受讓人取得動產后,該動產上的原有權利消滅,但善意受讓人在受讓時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權利的除外。”根據該條的規定,虛擬財產的善意受讓人對讓與權利的欠缺為善意,雖能善意取得虛擬財產權,但是否能取得無負擔的虛擬財產權,則取決于受讓人對第三人權利存在是否為善意

            (3)無權轉讓人承擔法律責任

            由于虛擬財產的原權利人因善意取得而喪失了虛擬財產權,為了救濟原權利人,法律上對原權利人提供了一種債權上的救濟,即原權利人可以基于債權上的請求權要求轉讓人承擔合同責任、侵權責任或者不當得利的返還責任,但不能向善意受讓人和其他權利人追及。具體而言,首先,如果原權利人與轉讓人之間事先存在著租賃等合同關系,而轉讓人擅自處分原權利人的虛擬財產,則原權利人可以以違約為由,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其次,轉讓人對原權利人的虛擬財產無處分權,卻仍然將該虛擬財產轉讓給第三人,轉讓人的行為侵犯了原權利人對虛擬財產享有的權利,其應當對原權利人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最后,由于善意受讓人在從轉讓人處受讓虛擬財產時向轉讓人支付了一定的價金,這筆價金

            相對于轉讓人而言構成不當得利,原權利人有權要求轉讓人返還該不當得利。上述違約責任請求權、侵權責任請求權以及返還不當得利請求權可能構成競合,在構成競合時,原權利人可以根據情況選擇一種最有利于保障自身利益的請求權提出主張或者訴訟

            四、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

            (一)合同法上的保護

            玩家與網絡游戲服務商之間存在著服務合同關系。游戲服務商的游戲賬號注冊條款應視為要約,玩家注冊游戲賬號的行為應視為承諾。一旦玩家注冊游戲賬號成功,玩家與游戲服務商之間的合同即告成立。在這個合同關系中,玩家負有向游戲服務商支付游戲使用費以及遵守游戲服務商制定的相關游戲規則的義務。游戲服務商則負有向玩家提供相應的網絡游戲服務的義務。司法實踐中常常發生游戲服務商以玩家違反合同約定為由,停止玩家游戲賬號的使用,玩家因此將游戲服務商訴至法院的案例。在處理這類案例時,應注意以下幾點:

            1、格式條款效力的認定

            游戲服務商在游戲賬號注冊條款中往往預先設定有關雙方權利義務分配的條款。由于服務商在制定這些條款時未與玩家協商,且這類條款長期重復使用,根據《合同法》第39條有關格式合同的規定,宜把游戲服務商制定的游戲賬號注冊內容中有關雙方權利義務分配的條款認定為格式條款。法院在認定玩家是否違反合同約定時,應注意審查此類格式條款是否屬于《合同法》第40條規定的游戲服務商免除自己責任,加重玩家責任的條款以及免除游戲服務商因故意或重大過失造成玩家網絡虛擬財產損失的條款。如果屬于這一類條款,則法院應認定此類條款無效。如果玩家違反的是此類無效條款,則應當認定玩家不承擔違約責任。

            2、合同的解除

            如果玩家與游戲服務商之間的合同不存在上述無效條款,且玩家確實違反了合同約定,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根據《合同法》第94條有關合同法定解除條件的規定,游戲服務商有權解除合同,停止玩家游戲賬號的使用。玩家與游戲服務商之間合同的解除與一般服務合同的解除存在較大區別。這種區別表現在:一般服務合同的解除并不會導致違約方實際占有的財產的消滅。而玩家與游戲服務商之間合同的解除將導致玩家花費大量精力、時間以及貨幣取得的虛擬財產化為烏有。基于玩家與游戲服務商之間合同解除的特殊性,在處理此類糾紛時,我們應注意以下幾點:

            第一,在游戲服務商解除合同前,服務商應提前通知玩家。通知的內容應當包括:即將停止玩家賬號的使用和在停止玩家賬號使用前,玩家向第三人轉讓網絡虛擬財產的期限。為了給玩家充足的時間轉讓網絡虛擬財產,服務商確定的網絡虛擬財產的轉讓期限不應低于1個月,自玩家收到通知之日起起算。如果玩家在注冊游戲賬號時,提供的個人通信信息是虛假的,導致游戲服務商無法將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提前通知玩家,則游戲服務商不對玩家因此而導致的虛擬財產損失承擔責任。

            第二,玩家對游戲服務商即將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存在異議的,有權在合理期限內向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提出異議,在玩家提出異議的期間以及玩家提出異議后人民法院或裁機構裁決異議是否合理的期間,游戲服務商不得停止其游戲賬號的使用。至于玩家提出異議的期限,筆者認為以1個月為宜,自玩家收到游戲服務即將解除合同的通知之日起算。

            第三,玩家在收到游戲服務商即將解除合同的通知后,未提出異議的,應當在游戲服務商即將解除合同通知中確定的轉讓網絡虛擬財產的期限內轉讓擁有的網絡虛擬財產。如果玩家未在該期限內轉讓其擁的有網絡虛擬財產,則服務商不對因停止玩家賬號的使用給玩家帶來的網絡虛擬財產的損失承擔責任。如果玩家提出異議且被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駁回的,則玩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向其他玩家轉讓其擁有的網絡虛擬財產。該合理期限以1個月為宜,自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駁回異議的法律文書送達之日起算。

            第四,游戲服務商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到達玩家后,解除的效果發生,游戲服務商即可停止玩家游戲賬號的使用。

            (二)侵權法上的保護

            他人對權利人擁有的網絡虛擬財產實施侵害,權利人可以請求侵權法上的保護。司法實踐中,經常發生第三人竊取玩家擁有的網絡虛擬財產案件。有鑒于此,本文對這類侵權行為予以專門探討。第三人竊取玩家網絡虛擬財產情形,第三人毫無疑問應對玩家所受損害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在查找不到第三人的情況下,受害玩家可否請求網絡游戲服務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呢?筆者認為,服務商對玩家的虛擬財產負有安全保障義務。如果玩家的虛擬財產被盜是因為服務商未盡合理限度內的安全保障義務所致,則服務商應當對玩家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理由如下:

            第一,玩家的虛擬財產存在于網絡游戲的特定空間中,而網絡游戲的運行依賴于服務商提供的服務。可以說,玩家對虛擬財產的控制和支配完全受制于服務商提供的服務。因此服務商應當對玩家承擔保障玩家虛擬財產安全的義務

            第二,服務商通過向玩家提供游戲服務,獲得了大量的利潤。根據風險與利益相一致原則,

            服務商理應合理分擔玩家虛擬財產被第三人竊取的風險。

            第三,與玩家相比,服務商的網絡技術能力較強,只要服務商采取一定的技術措施,就可以有效防范第三人竊取玩家虛擬財產的行為。

            第四,服務商對玩家承擔安全保障義務的觀點在實踐中已經被法院認可。在韓林訴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一案中,《鐵血傳奇》游戲的玩家韓林擁有的虛擬財產被黑客盜走。原告韓林以游戲服務商未采取相關的技術保護措施為由要求游戲服務商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就此賠償人民幣50000元。被告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以其不是竊取人為由拒絕賠償。河南省開封市鼓樓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韓林在玩游戲過程中,與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形成消費者與經營者之間的關系。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44條的規定,游戲服務商在提供服務的過程中負有保障消費者人身和財產安全的安全保障義務。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對韓林擁有的虛擬財產未能提供安全的防護措施,導致韓林

            擁有的虛擬財產丟失,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應對此承擔責任。因此,判令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對原告丟失的虛擬財產予以恢復①。從該案中,可以看出在第三人竊取玩家虛擬財產、玩家卻找不到侵害第三人情形,法院對受害11玩家要求游戲服務商承擔侵權責任的訴訟請求是支持的。在判斷服務商在此種情形下是否應承擔侵權責任時應注意以下幾點:

            第一,歸責原則為過錯責任原則。只有在游戲服務商存在過錯的情況下,才能判令游戲服務商對玩家承擔侵權責任。

            第二,過錯的判斷標準是游戲服務商是否對玩家的虛擬財產盡到了合理限度內的安全保障義務。

            第三,應推定游戲服務商未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即除非游戲服務商舉證證明自己盡到了合理限度內的安全保障義務,否則游戲服務商應對玩家承擔侵權責任。理由如下:首先,與玩家相比游戲服務商擁有雄厚的科技能力,其舉證能力強。其次,游戲服務商的經濟實力比玩家雄厚,由其承擔舉證責任有利于貫徹《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對消費者進行傾斜保護的立法政策。最后,從利益衡量角度考量,游戲服務商承擔責任并不會對其造成太大損失。侵權責任的首要目的是補償受害人遭受的損失,使受害人恢復到未受損害時的狀態。游戲服務商只需要對玩家被竊取的網絡虛擬財產予以恢復就可以使玩家恢復到未受損害時的狀態,而游戲服務商要恢復玩家被竊取的網絡虛擬財產非常容易,只需要在游戲系統中更改相關數據即可,憑借游戲服務商現有的科技能力完全可以達到。

        閱讀(2986 評論(0
        我要評論
        歡迎您

        最新評論

        北大法律信息網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動態
        網站簡介
        合作意向
        網站地圖
        隱私政策
        版權聲明
        北大法寶
        www.pkulaw.cn
        法寶動態
        法寶優勢
        經典客戶
        免費試用
        產品服務
        專業定制
        購買指南
        郵件訂閱
        法律會刊
        北大英華
        www.pkulaw.com
        英華簡介
        主要業務
        產品列表
        英華網站
        聯系我們
        用戶反饋
        返回頂部
        二維碼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