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w34f"><ruby id="dw34f"><menu id="dw34f"></menu></ruby></track>
  • <pre id="dw34f"><label id="dw34f"><xmp id="dw34f"></xmp></label></pre>
      1. <table id="dw34f"></table>

          <td id="dw34f"></td>

          1. 請點擊右上角
            點擊【分享到朋友圈】
            讓朋友也查查吧!

            歡迎賜稿:fxwx@chinalawinfo.com

            政策已來,校外培訓機構如何轉型?


            肖颯


            【學科類別】文教衛生管理法
            【出處】微信公眾號:肖颯lawyer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校外培訓;教育
            【全文】

            作為一枚小學生的家長,我也不能免俗,網上輔導猿某某、某某思維、英語培訓班某步,都是消費者。同時,作為民營企業的法律服務者,這些年觀察到由于政策因素導致的行業風險,之前有網貸、數字幣交易所,如今有校外培訓班。作為家長,我關注預付學費是否可以追回;作為法律人,我關心政策風險對行業的影響情況及法律后果。
            一、政策是否屬于不可抗力?
             
            一方面,因政策調整造成合同不能履行的情形,不能以構成不可抗力作為行使法定解除的事由。《民法典》第180條規定的“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其主要來源主要有兩類:自然現象和社會現象。而政策調整作為一種政府行為,并非全部不能預見、不能避免與不能克服,因而不符合不可抗力的構成要件。
             
            另一方面,因政策調整造成合同不能履行的情形,應當屬于“情勢變更”。《民法典》第533條規定:“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礎條件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當事人一方明顯不公平的,受不利影響的當事人可以與對方重新協商;在合理期限內協商不成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解除合同。”情勢變更制度通過賦予裁判機構直接干預合同關系的“公平裁判權”,使法律能夠適應社會經濟情況的變化。在實踐中,對于政策的調整,法院通常會根據情勢變更條款和公平原則,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具體考量因素包括:當事人對于政策調整是否具有可預見性、政策調整帶來的商業風險是否可以防范和控制等。
             
            二、轉型方向,不斷嘗試
             
            1、民辦非企業單位。根據《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第十三條各地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校外培訓機構,現有學科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也就是說,意見并非一律禁止,還是給出了一條合規路徑: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換句話說就是從培訓班身份,轉化成民辦學校。
             
            就大學網絡教育平臺而言,在部分地區設立民辦學校或者參股民辦學校還是有一定空間的,然后按照規定設立分校或網上教學點。民辦學校可以收費,可以賺錢,關鍵點在于不能分紅。對于已經上市的校外教育機構而言,資本在虎視眈眈地催商業利益,這就要面臨選擇,要么成為民辦學校的引流、宣發公司,賺取中介費、宣傳費;要么徹底剝離K12教育,轉型為職業教育集團。
             
            2、職業教育集團。颯姐是山東人,我們本地的藍翔技校可謂職業教育的翹楚。職業技能教育在國內是藍海,需求旺盛。只不過傳統中國文化里,對于子女不入仕,而做勞務,很多家長心理上難以接受。
             
            那就更需要教育機構的配合引導,培養對于社會更需要的藍領群體。然而,歷史是有教訓的,曾幾何時,有一些院校開設了互聯網金融專業,學生們還沒畢業,就面臨了行業歸零,一畢業就失業的尷尬局面。
             
            看準方向,培養社會上真正需要的人才,是需要智慧和眼光的。颯姐的觀點是:看好養老行業和健康行業,培養護理人員、臨終關懷人員、健身教練、康復師等,社會接受度高,有望取得更好的市場機會。
             
            3、家庭服務機構。家教服務還是被目前法律和政策允許的,具體法律淵源為商務部《家庭服務業管理暫行辦法》第二條第二款。面對社會的需要,家教業務不可能完全消失。從作為家長的切身感受,到培訓機構一個班十幾二十個孩子,經常發生孩子走神,看似認真實則搖頭晃腦濫竽充數,老師的關注點在比較活躍的孩子身上,內向的孩子還是得不到陽光,與學校里的大班教育雷同。
             
            如果是一對一家教,老師所有的關注都在這個孩子身上,效果大有不同。但是,要注意家教服務的直接對象畢竟是未成年人,對于未成年人的猥褻等案件屢見不鮮,因此,如果校外培訓機構轉型為家教服務,務必在未成年人保護方面有意識地設置法律保護方案,防止出現重大刑事案件,直接影響企業生存。
             
            4、咨詢公司。鑒于K12普遍為未成年人,其偶發的心理困惑或學習技巧方面的咨詢,確實可以在監護人的陪同下找咨詢公司提供服務。但是,以我們的觀察和了解,咨詢服務很容易被認定為“培訓”的一種形式或者變相培訓。因此,我們不建議向這個方向轉型。但不否定有些特殊板塊,可以轉型為咨詢公司。
             
            5、中介公司。采取網約車模式,在教育行業充分調動老師們的業余時間和精力是一種可以嘗試的路徑。對于有單位編制的老師比較順暢,難題在于如何將原來網校簽約老師掛靠在某一機構以獲得合規身份。
             
            也許,按照第1條建議,設立民辦學校是一個比較妥當的辦法。但是這種模式是否會被監管機關認可,需要深入探討和論證。囿于我國法律的不完備和滯后性,對于什么是“培訓”什么是“學科類校外培訓”什么是“變相”并沒有標準的解釋和外延范圍,所以只能依據以往經驗和法理、常理等進行推測。
             
            同時,中介模式的利潤率能達到多少,后續發展動力是否充足等都是現實的問題,也得慎重考量。
             
            三、成千上萬的從業人員,怎么辦?
             
            從目前看,普通從業人員并不會因為行業涉嫌違法而受到行政違法的處置。但有些校區是承包的,校長和銷售人員負責開拓客戶,近期退課風波將不斷上演,被起訴,甚至被當做失信人的風險陡升。
             
            裁員,是不可避免的。就現在各大校外培訓機構的經濟實力而言,也許越早被裁員,獲得補償越充足。但留下來的人,可能會成為企業二次創業的元老員工。何去何從,是一個人生選擇。我們相信,總有企業可以闖出來,在其他細分賽道上找到一席之地。
             
            再就業問題,第二條中列舉的這些轉型后的機構,大家可以酌情考慮。另外,回歸實體經濟中的其他行業,在企業中從事教育類工作和研發工作也是一些機會。同時,對于制作短視頻或錄播課程在互聯網上售賣,目前法律并未禁止,但注意知識產權方面的風險。
             
            寫在最后
             
            通過這些年的觀察,我們對于法律和政策風險要有所預估。尤其是在上市前,我們發現去海外上市的不少企業,其在國內從事的業務常常處于灰色地帶,在非法經營的邊緣徘徊,對于這種企業不建議擴張太快。

            【作者簡介】
            肖颯,垂直“科技+金融”的深度法律服務者,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申訴委員、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中國社會科學院產業金融研究基地特約研究員、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碩士學院兼職導師、金融科技與共享金融100人論壇首批成員、人民創投區塊鏈研究院委員會特聘委員、工信部信息中心《中國區塊鏈產業白皮書》編寫委員會委員。被評為五道口金融學院未央網最佳專欄作者,互金通訊社、巴比特、財新、證券時報、新浪財經、鳳凰財經專欄作家。

            北大法律信息網電腦版 www.chinalawinfo.com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