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請點擊右上角
    點擊【分享到朋友圈】
    讓朋友也查查吧!

    歡迎賜稿:fxwx@chinalawinfo.com

    董事與公司間法律關系的核心——信義義務


    周天赟


    【學科類別】公司法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信義義務
    【全文】

      公司追求的是效率,凡是有利于提高公司運作效率的制度設計,公司都會采納,因此,公司實際上是一個復雜的制度集合體,這也決定了公司與董事間法律關系的多樣性。現在看起來,公司中董事與公司之間的法律關系屬于信托關系、委任關系還是代理關系已經顯得不那么重要,像信托中的受托人需對委托人承擔信義義務、代理中的代理人須對被代理人承擔信義義務、合伙中的合伙人須相互承擔信義義務一樣,公司中的經營者董事需對公司承擔信義義務,無須再借助信托關系或代理關系進行對其二者之間的法律關系進行說明來認清董事與公司間的權利義務內容[1]。當然這些信義義務的具體內涵有所不同。類信托關系均由信義義務來進行調整它們之間的權利義務平衡關系。董事與公司之間法律關系上的權利義務內容可以由信義義務來進行具體調整,由此可見,董事信義義務是董事與公司間權利義務的核心。
     
      無論董事和公司之間的法律關系屬性為何,董事對公司的關鍵資源如公司的有形資產和無形資產所享有的自由裁量權即對公司資源的支配權力,以及董事處于公司信息的優勢地位一定會導致機會主義的滋生,理應對董事經營活動的自由裁量權進行監督。在一方對另一方的利益擁有重要權力而擁有權力的一方可能濫用此種權力的高度信任或信賴中,法院將會小心保護這些利益并對任何背離這些利益的行為施加嚴厲的制裁,這也是董事信義義務存在的法理基礎。權利和義務的對等性也要求董事在對公司所享有諸多權利的同時也必須承擔相應的義務來維持平衡。董事對公司的財產所具有的自由經營的權利,使得董事在日常的工作中享有居多的權利,權利享受的同時也需要承擔一些義務來對董事權利的行使進行監督,而維持平衡所需要的這個義務就是董事的信義義務。因此,利用董事的信義義務來調整董事與公司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是維持董事權利和義務關系平衡的關鍵。
     
      董事信義義務的來源基礎在于公司和董事之間的信義關系。在前文中已經詳細介紹了公司和董事的法律關系無論是委任關系、代理關系還是信托關系都無法清晰地界定董事與公司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公司與董事之間的法律關系究竟為何已經不是探討的重點,因為董事和公司之間的信義關系賦予了董事信義義務, 以維持董事權利與義務的平衡,這樣董事權利義務的內容可以用信義義務進行約束。所有給予管理和控制的權力,都是信任的權力,要確保受托人有一個具有可強制執行的受托責任,以限制他們濫用權力,而這個受托責任的基礎就是信義義務。信義義務反映的是一種協商的安排,它針對的是以下特殊情形:受托人為實現對委托人所承諾的服務而從委托人那里得到一些重要的權利,而委托人不能有效地監督受托人的行為。信義義務強調了委托人享有優質信托服務的合法權利, 首先它規定了受托人負有勤勉義務和相應的技能,類似于過失侵權;其次,信義義務賦予了委托人對受托人的忠實義務等其他具體職責,以阻止受托人挪用受托人財產或損害其利益,類似于侵占罪和侵權行為。在股東將財產轉移給董事進行管理時,主要存在兩種風險:一是董事利用公司財產為自己謀取利益,如關聯交易、挪用公司財產等等;二是董事未盡到合理的勤勉義務致使公司財產和股東利益受到損失。對此,現代信托法通過受托人的信義義務來對兩種風險進行規制, 對于前者通過忠實義務進行防范,對于后者信托法通過施加勤勉義務,為受托人管理信托財產規定合理注意之程度[2]。

    【作者簡介】
    周天赟,江蘇省如皋市人民法院。
    【參考文獻】
    [1]參見施天濤,《公司法論》,法律出版社,第449頁。
    [2]參見趙明,《大資管背景下信托公司的信義義務》,載《海南金融》2018年第8期,第58-64頁。

    北大法律信息網電腦版 www.chinalawinfo.com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