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zixi"></output>
<output id="5zixi"><legend id="5zixi"></legend></output>
<p id="5zixi"><del id="5zixi"><div id="5zixi"></div></del></p>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
<p id="5zixi"></p>
  • <tr id="5zixi"><label id="5zixi"></label></tr><td id="5zixi"><ruby id="5zixi"></ruby></td><acronym id="5zixi"><meter id="5zixi"></meter></acronym><object id="5zixi"><strong id="5zixi"><address id="5zixi"></address></strong></object>

    請點擊右上角
    點擊【分享到朋友圈】
    讓朋友也查查吧!

    歡迎賜稿:fxwx@chinalawinfo.com

    《民法典》物權編中的制度性


    姜園


    【出處】本網首發
    【寫作時間】2021年
    【中文關鍵字】物權編 制度
    【全文】

      《民法典》的頒布雖然克服了各個民事單行法并存時的一些重復、矛盾與沖突,但并不意味著所有既存問題的消失。實際上,不但有些既存的問題沒有被克服,而且還由于新增制度的存在、既有制度的修改,又產生了新的問題。這尚未包括有些問題的修改僅體現在表面,而沒有從根本上予以解決的現象。這些問題與現象,在物權編中均存在。
     
      (一)遺漏了某些物權制度
     
      無疑,先占與取得時效作為兩種最古老的物權取得方法,在物權編中應該被明確規定。畢竟學者一再呼吁,實踐也有現實需要,但最終物權編還是將其遺漏。社會對先占的現實需求的事例為,原所有權人拋棄的動產,如飼養動物、日用衣物、家電等,他人可取而得之;對于國家(或地區)不禁止捕捉和采伐的野生動植物,可通過狩獵、捕撈、采伐等取得所有權;等等。至于取得時效,暫且不論其對一般動產的意義,即使對于不動產亦有適用的必要。盡管我國的土地屬于國有或集體所有,土地所有權問題至少在法律上應不存在爭議,但對于農村集體土地上土地使用權的確權問題、國有農場農用地使用權的確權問題,甚至對某些四荒土地的土地使用權問題,仍存在適用取得時效的現實需求。遺憾的是,《民法典》仍然對兩者無一提及。盡管如此,諸多學者還是對此作出了較為深入的研究,包括先占的適用對象、成立要件、法律效力等,以及取得時效的適用客體、取得時效與訴訟時效的銜接問題等。
     
      (二)既有物權制度的一些缺陷仍未得到改善
     
      原《物權法》中諸多制度的不足與缺陷仍繼續保留。以占有制度為例,其在《民法典》物權編中幾乎沒有任何改進。作為涉及物的兩種最重要的制度(即物權與占有)之一,占有在司法實踐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尤其對解決我國頻發的一房二賣或多賣案件發揮著重要作用。作為調整物的關系的獨立法律制度,其獨有的法律效力,如事實推定效力、權利推定效力等,以及占有之訴與本權之訴的關系等問題,都需要被法律進一步明確及完善。遺憾的是,相關占有制度的充實又錯過了利用此次《民法典》編纂的大好時機。
     
      《民法典》物權編新增的物權制度仍存在諸多不足,比如添附制度還應更為細化,附和、混合與加工應基于不同情形,明確不同的法律后果;新增居住權制度跟繼承編的銜接還應有明確且細化的規定;有關擔保物權統一的優先受償順序的建立,亦會增加登記與交付之間的效力沖突;貨物價款抵押超級優先權制度的建立,與其他在先擔保,尤其是已經公示的在先擔保之間的沖突,也需要相應的法律制度予以防范與平衡。
     
      (三)有些物權制度的改進則是治標不治本
     
      在對遺失物制度的修改中,為了保護失主的利益,《民法典》物權編第318條規定的認領期限由原《物權法》中的半年修改為一年。這當然有一定的意義,但該改進僅是治標而不能治本。拾得遺失物制度的最重要目標是保護失主的利益,而失主利益的實現就是讓遺失物盡快地回到其手中。讓遺失物盡快回到失主手中的前提是要讓遺失物盡快出現,而讓遺失物盡快出現的前提是要讓拾得人出現,讓拾得人出現的重要手段是法律必須賦予其一定的權益。而《民法典》物權編卻繼續援用原《物權法》中的相關規定,其中拾得人幾乎沒有任何權利,而只負有相關義務(返還、及時通知、上交、妥善保管、致遺失物毀損或滅失需承擔民事責任、不得侵占等),最后遺失物若無人認領時,卻歸國家所有而非拾得人所有。這種讓拾得人僅負義務而幾乎不享有任何權利的制度,在實踐中難以發揮很好的作用。可能有人會說,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公民,拾得遺失物當然應該上交而不計報酬。若現實果真如此,法律就無需規定遺失物制度。

    【作者簡介】
    姜園,揚州市邗江區人民法院。

    北大法律信息網電腦版 www.chinalawinfo.com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视频